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13章 親愛的朋友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容茵與唐清辰的訂婚宴就在君渡酒店舉行。

    因為事前容茵的特別要求,這場訂婚宴并未大肆鋪張,只邀請了兩人的親人和至交好友。

    林雋、杜鶴、老姜、葉詔、彎彎、孔月旋、畢羅,這些好友百忙之中抽出時間,悉數到場。

    容茵的父母都不在了,關系親厚的親人……仔細算算約等于沒有。這兩年下來,殷老太太身體狀況不好,極少四處走動,殷筱云也乖覺,自打那一年鬧得厲害以后,再未來過平城,有關寄味齋在京展、與唐氏合作的一切事宜,均交托給殷若芙代辦。少了母親的處處掌控,殷若芙逐漸歷練出來,如今不僅能力出眾,與容茵的關系也越融洽平和。前一年的甜品師大賽她拿了第七名,雖然名次不算頂靠前,到底也是業內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聽說不論殷筱云還是殷老太太,對她這個成績也都很滿意。因此容茵與唐清辰的這場訂婚宴,娘家人這邊只有殷若芙一人代表出席,不論容茵還是殷筱云,雙方都得個歡喜自在。

    容茵這邊簡便了,唐家卻儉省不了。唐家家大業大,親戚龐雜,光是和唐清辰平輩的哥哥弟弟們就一雙手都數不過來,更別提叔叔、伯伯、舅舅、姑姑……據說因為只是訂婚宴不是婚宴,有一大半親戚還沒到場!

    容茵默默望著烏泱泱的人群,掐住唐清辰的手臂,努力擠出一個甜蜜的笑,湊近他的耳朵咬牙切齒地小聲說:“婚禮我要西式的!”

    唐清辰深以為然:“我也是這么想的。”頓了頓,他又說,“不過可能婚禮結束,還是要給各位長輩敬個酒。”

    容茵:“……”她現在反悔不嫁還來得及嗎?

    唐清辰看著容茵鼓鼓的臉頰,低笑說:“一輩子就這么一回,人多不好嗎?你想想,等你成了唐家的兒媳婦,誰敢欺負你,弟弟們也不答應啊!”

    容茵看了一眼不遠處一張桌子都坐不下的“弟弟們”,欲哭無淚:“我現在算知道,為什么你那個堂弟談了許多年戀愛都不結婚了。”

    “誰?”

    “唐清和!”

    司儀在這時喊了兩人的名字,容茵和唐清辰連忙各自站好。

    容茵越想越絕望,一旁的唐清辰卻忍不住想笑。

    事后,容茵對著相冊里的這張照片端詳良久,還不忘拷問坐在一旁的“未婚夫”:“你當時在笑什么?”

    已確定婚禮就在幾個月后的唐某人:“鏡頭都對準我了,而且大喜的日子,我當然有多開心就笑多開心了!”

    容茵:“……”才不會是這么簡單的理由。

    好在唐清辰還算有人性,盡管請了專業司儀,訂婚儀式倒也簡單,前后不到一刻鐘就完事了。

    接下來就是大家吃吃喝喝聊聊天,順便溝通一下感情的環節。容茵換了一件更輕便的禮服,在殷若芙的陪同下一塊兒回到宴會廳。

    唐清辰正和一個家里的堂弟聊得起勁兒,見容茵進來了,道一句“少陪”,走上前握住她的手,低聲問:“累不累?”

    容茵搖頭,其實主要是她剛一進門被現場人數嚇到了。不過儀式過程什么的設置都很簡單,最好的朋友都在現場,確實還挺開心的。

    唐清辰知道她的心思,有意逗她說話:“清和也來了,你要不要去他面前轉一圈,氣氣他?”

    容茵直搖頭,唐清和又沒得罪過她,而且人家一直娶不到心愛的女孩子,已經夠可憐了,她干嗎還要去刺激他?

    唐清辰又說:“他們其實也都挺忙的,大部分都不吃飯,過一會兒就走了,孔小姐也是。我看待會兒沒幾個人留下吃飯,咱們很快就自由了。”

    這話倒是不假。想想待會兒留下吃飯的,應該都是關系比較親近的,這么一想頓時放松許多,就是遺憾月旋不能久留。

    唐清辰正想說什么,宴會廳的大門這時突然從外面打開。

    一身黑衣的年輕男人走了進來,他戴一頂黑色棒球帽,皮膚曬成了古銅色,輪廓比兩年前成熟了,也堅毅了,可看著容茵的眼睛卻含著笑。他伸出雙臂張開懷抱:“招呼都不跟我打一聲,就成別人的新娘子啦!唐先生,您可沒守承諾!”后面這句話卻是對唐清辰說的。

    于是眾目睽睽之下,容茵幾步走過去,和一個長相斯文的黑皮膚小帥哥擁抱在了一塊兒,而唐清辰在同一時間黑了臉色。

    后排的弟弟們有好事的當即站起來:“哇!我是要見證搶婚現場了嗎?!”

    另一個說:“不能吧,長得還沒大堂哥好看呢!”

    “誰說男人長得好看就贏了?”

    原本氣氛安靜祥和的訂婚現場頓時鬧哄哄的,而在一片喧嘩里,容茵笑著揉了揉眼角,后退一步,朝著對方歪頭一笑:“你是不是消息有誤?”

    臉色奇差的唐先生走上前,攬住容茵的肩膀,對一臉呆滯的聶醫生說:“我怎么沒守承諾了?今天這個是訂婚宴!”

    聶子期愣了半晌,隨即笑出了聲,還不忘朝容茵眨眨眼,順便給唐清辰添點堵:“這么說來我還有機會?”

    容茵忍不住笑了起來。

    唐清辰就差沒吼起來:“既然聶大夫都回來了!婚期提前,下個月等著收請柬吧!”

    “喂!”聶子期見唐清辰攬著容茵轉身就走,一趟非洲之旅歷練下來,這家伙別的沒學會,臉皮倒是厚了不少,“等等我啊!怎么說當初我也算半個媒人吧!賞杯酒喝不?”

    “不賞!”唐清辰覺得當著自家這么多親戚,剛才這一出鬧得實在很沒面子,此刻內心十分暴躁。

    容茵忍不住一邊笑一邊捶他手臂:“你別這么小氣啦!”

    宴會廳里燈光璀璨,五光十色的光照耀在每個人的臉上,就像初升的太陽,那么明媚,那么鮮亮。

    容茵被唐清辰攬在懷里,身后是邊開玩笑,邊緊追不放的聶醫生,面前是起哄調笑的親朋摯友,也不知是誰喊了她一聲,她側眸,正對上攝像師的鏡頭。

    “咔嚓”一聲,照片里,容茵笑得前所未有的燦爛,就連語氣硬邦邦的唐清辰,唇角都掛著再明顯不過的笑。

    幸福定格在這一刻,定格在所有人最美好的人生回憶里。

    清風如有韻,容我伴晨昏。

    ……

    親愛的朋友啊,愿你有高跟鞋也有跑鞋,喝茶也喝酒。

    愿你有勇敢的朋友,有強勁的對手。

    愿你對過往的一切情深義重,但從不回頭。

    愿你特別美麗,特別平靜,特別兇狠,也特別溫柔。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