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10章 有生之年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餐畢,眾人圍桌喝茶吃甜點,一起聊天。

    汪柏冬還不忘比賽的事,對容茵說:“我都沒嘗到你那道‘知音’是什么味兒。”

    容茵不禁笑了:“早知道您要這么說。”她起身,朝唐父微微躬身,又笑著看眾人,“其實剛才餐前我不是去忙新店的事,是去后廚重新做了一份‘知音’。在座各位某種程度上都是我的知音,所以做來給你們品嘗。”

    她走到門口,和服務生一起端上甜品。

    哪怕桌邊眾人已經在電視或電腦上看過這道甜品的樣子,但親眼所見,還是更震撼一些。

    唐律“嚯”了一聲,說:“這古琴完全就是個等比例的微縮模型啊!”

    畢羅也情不自禁地連連點頭,湊近端詳:“連琴弦都和真的一模一樣。也太精致了!”

    最不客氣的當屬汪柏冬,那頭唐清辰和畢羅還沒拍夠照片,老頭兒已經舉起刀叉動手分食。

    唐父不能吃太多甜,只淺嘗輒止,看向容茵的目光卻是滿意之中透著滿意,不能更驕傲:“我們唐家的兒媳婦,個頂個兒的出類拔萃,比我兩個兒子都強。”

    這話說得唐清辰和唐律臉色各自微妙起來,唐清辰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唐律則是埋頭吃甜點不吭聲。

    還是畢羅嘴巴巧,連忙說:“這怎么能比呢?大哥做的是大事業,唐律如今經營自己那攤事,也有模有樣的。我看您嘴上這么夸我和茵茵姐,心里其實比誰都得意!”

    唐父哈哈一笑:“我是得意,不管怎么說,都是我兒子,不是嗎?”

    這話說得汪柏冬不樂意了:“你的兒子,光靠你教,那也不成事兒。”

    汪柏冬其實和唐父年紀相仿,但輩分在那兒,唐父也不敢多說什么,只能摸了摸鼻子,又低頭喝了一口白開水。那有點兒尷尬,有點兒不愿意,又不好說什么的樣子,和唐清辰剛剛的舉動如出一轍。容茵在一旁偷偷看著,心里忍不住偷笑,總算知道這人的小習慣小動作都是跟誰學來的了。

    汪柏冬將盤中各樣都嘗了嘗,最后點評:“古琴的部分吃起來口感扎實,滋味微苦,和棋盤上棋子的酸甜相得益彰,你對味覺的把控越來越精準。”他頓了頓,笑著嘆一口氣,“我已經沒什么能教你了。”

    “也不見得。”棋盤上零散地擺著許多顆棋子,唐清辰卻用叉子插住其中那顆“帥”,放到小碟里,切開,分一半給汪柏冬,“既然是千里獨行,總要嘗嘗這一顆的味道。”

    汪柏冬將那半顆棋子樣的甜品放入口中咀嚼片刻,眼睛一亮,看著容茵道:“你用了酒漬櫻桃,一般人吃來是足夠驚喜了,可在我嘗來,可是有點兒偷懶。”

    容茵忍不住笑了:“時間緊迫,一時想不到更好的搭配,就用了這個。”說著,她斜睨一眼坐在身旁的男人,輕聲說,“而且也不是每個人都有這個心機,能想到一定要切開‘帥’嘗一嘗,更不是所有人都有汪老這份眼界,能挑出我的毛病來。”

    汪柏冬哈哈大笑,雙眸晶亮。

    這一餐飯,吃得賓主盡歡。

    ……

    回到兩人自己的家,一進門,唐清辰就將人攬入懷中,俯身在那溫軟的唇上輾轉片刻,極盡纏綿,才喘息著站直了身:“你現在的心思,連我都猜不透了。”

    容茵呼吸急促,臉頰紅彤彤,聽到他這么說,忍不住笑得俏皮:“我有什么是你都猜不透的?”

    “那顆棋子。”唐清辰看著她的眼,緩緩湊近她的耳朵,“我不信比賽時你也偷懶用了酒漬櫻桃。”

    容茵覺得他吐息熱熱的,有點兒癢,忍不住偏頭:“那我為什么晚餐時要用酒漬櫻桃?”

    唐清辰忍不住在她耳垂上輕輕啄吻片刻,將她抱入懷里,許久都沒說話。

    直到兩人一同跌入柔軟的床鋪,一場熱烈卻不失溫柔的情事之后,他才輕撫著她汗濕的鬢,低聲說:“為了讓舅公開心。你怕舅公覺得沒什么能教你,心里難受,就故意用了一顆酒漬櫻桃。”他說話的聲音越暗啞,還含著一絲顫,“容茵,你為我著想這么多,我卻不知道能為你做些什么……”

    容茵忙了一天,已經累得神志迷糊,剛剛那場云雨更將她所剩不多的精力消耗殆盡,聽到唐清辰說了許多,她卻連眼皮都抬不起來,只能迷迷糊糊應了一聲:“一直愛我,就可以了。”

    難得容茵這樣瀟灑隨性慣了的人,也有說出這樣嬌嗔言語的時候。

    唐清辰忍不住笑,在她眉心落下一個吻,低聲說:“我會一直愛你,在我有生之年。”

    除卻年少懵懂的那一兩年,之后的無數歲月,他都覺得許諾和情話是世界上最愚蠢最無用的言語。可直到這一刻,他才突然頓悟,為什么世間男女在情動之時,喜歡索求承諾,也喜歡傾聽甜言蜜語。

    若你愛你一個人愛到骨子里,哪怕明知是無用之語,只要她喜歡,也心甘情愿說與她聽。

    兩人相擁在一處,一夜好夢。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