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8章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次年五月,正是一年中百花盛開、滿園芬芳的好時節,國內屆甜品師大賽在平城圓滿落下帷幕。

    這次堪比最精彩的真人秀的甜品比賽道了最后一環,是讓最終入圍的三位選手自由揮,各自做一道此前從未在大眾面前展示過的原創甜品。

    葉詔因個人原因提前退出比賽,但因為評委和主辦方都愛死了他,觀眾和一直追比賽的粉絲也遺憾他提早退賽,最后一場現場比拼時,不僅給他頒一項“最受歡迎甜品師”的獎項,而且力邀他坐到品評席,與其他三十位大眾評審一同品嘗三位選手的最終作品。

    杜鶴拿出自己京派傳人的絕活,做出一道“斗芳菲”的升級版,取名“芬芳滿堂”,要知道昔日那道“斗芳菲”,連汪柏冬這位一向冷面冷心的專業大家都挑不出半點毛病,而當“芬芳滿堂”上桌時,在場不論專業評審還是大眾評委,都為這道“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甜品歡呼出聲。

    杜鶴以特殊定制的長方形瓷盤為紙,以面粉糖漿為墨,現場為眾人展示了何為“芬芳滿堂”。從初春時的第一朵迎春,到深冬時節的凜冽紅梅,她將一年四季大小鮮花盡悉展現,那些花不僅色彩鮮艷,難得的是花形栩栩如生,有的甚至比真花還要美上幾分。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整道甜品最后一點澆筑完畢,從盤子中央開始彌散起一股淡淡的白霧,霧氣令滿堂鮮花更添鮮艷,且攜帶著一股甜甜的香氣。

    這是當之無愧的“芬芳滿堂”!這道甜品一出,必然稱王,也必然是冠軍。

    而與此同時,容茵和另一位南派選手的甜品也在現場制作完畢。

    然而經過杜鶴這一妙手,容茵和另一位選手的席位只能在亞軍與季軍之間裁奪了。

    葉詔坐在臺下,眼見杜鶴目露精光,志在必得,態度卻不卑不亢、從容有度,不禁在心里感慨,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自己不過退出這一行幾年時間,國內的后起之秀競相崛起,這其中又數杜鶴與容茵最不可小覷。他又看向容茵,這一看不禁笑了。原本他還擔心容茵會因為杜鶴一舉奪冠心有不快,待看過去才現,人家心里壓根兒沒將這比賽當作一回事。

    也不是說容茵的比賽態度不端正、做甜品不夠盡心盡力,而是這姑娘從頭至尾,不論看自己面前的作品、還是看遠處的攝像機,臉上都掛著甜蜜的笑。

    那是只有沉浸在甜蜜戀情中的人才會有的神情。

    其實,眾位參賽者之中,沒人能在獨創甜品這一塊能越容茵,但杜鶴這廝奪冠的決心太過強烈,昭昭如烈烈驕陽,哪怕慧黠靈秀如容茵,在這樣堅定的決心面前也只要退一射之地。

    品嘗到容茵的甜品時,葉詔更堅定了心里的想******到他言時,他拿過話筒,問:“我想聽容小姐講一講,這道甜品的名字和由來。”

    這問題也不況外,如果葉詔不問,在場其他三位專業評審也是要問的。

    容茵聽了這個問題,隔空與葉詔目光相交,兩個人均各自露出一抹笑。

    容茵說:“其實我當初來參加這個比賽,不僅是受君渡酒店的邀請,也是因為與葉詔先生有切磋技藝的約定。這道甜品,名字就叫‘知音’。”

    正方形如棋盤大小的素白盤底,是一局未下完的棋,旁邊用特殊手法繪出一把立體的古琴。不論棋盤、棋子,還是古琴,形態極盡擬真,均可切開分食。

    評審中最年長的一位老者捋了捋胡須,瞇著眼說:“高山流水謝知音,不知道容小姐的知音,在何處?”

    三位專業評審中唯一一位女士,姓古,看起來約莫四十出頭的年紀,眼角已流露出細細紋路,但她毫不在意,每一次都笑得很隨性,也因此,多年來一向低調的她通過這屆甜品比賽收獲大批粉絲。聽到這話她不禁又笑了,說:“我覺得容小姐的意思應該是,棋逢對手,知音難覓——”說到這兒,她頓了頓,問,“我說得對嗎?”

    容茵淺笑著點點頭。

    沒人注意到她那一瞬間的呼吸淺頓、欲言又止。

    只有電視機前一老一少兩人,各自反應不一,卻明顯都不贊同評審所說。

    年紀輕的那個解掉領帶卷成一團攥在掌中,襯衫扣子解開好幾顆,一手支著桌沿撐住左腮,目光專注追隨著電視機上容茵的一舉一動:“我覺得……”

    “容茵這丫頭也學精了!她明明還有別的意思,可她倒好,當著評委的面,都能繃住不說。”老的那個不是別人,正是此前手把手教導杜鶴、容茵等人的汪柏冬。要說當比賽評委,他自然是大大的夠格,但這老家伙自年輕時起就高傲慣了,不愿意受管束,也懶得去湊熱鬧,更不愿意被人詬病說他當過幾人的導師,又去當評委,不懂避嫌,因此他不僅拒絕當評委,甚至一次現場都沒去過。

    年輕的那個自然是唐清辰。聽到汪柏冬這樣抱怨,他不僅不惱,唇角還含著笑:“我覺得這樣也挺好。”

    汪柏冬說:“好什么好?她不慕名利,也真不怕屈才!我看這回她連榜眼都拿不上,穩妥地抱第三名回家。”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