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6章 金枝玉葉2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唐清辰演奏結束,緊接著輪到了彎彎的表演。這丫頭玩起了清唱,哼了一非常慢的舞曲。唐清辰走到容茵面前,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容茵伸出手,被一把拉起來,兩人擁在一起,隨著曲調慢慢跳著慢三步。

    “在想什么?”唐清辰端詳她眉眼間的褶皺,“怎么,我吹的薩克斯很難聽嗎?讓你有了不好的回憶?”

    “是很特別的回憶。”容茵現,當著唐清辰的面重述那段過往,好像并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曾經在很喜歡的一本書上,她看到過這樣一句話:那些讓你哭、讓你絕望、讓你難受到爆炸的事,經過漫長的酵和揮,總有一天,可以輕描淡寫地對人講出來。

    而面對著唐清辰,說起在F國的那幾年,看著他凝視著自己的眼瞳里,兩枚小小的、明亮的、自己的倒影,容茵甚至覺得,能和眼前這個深深眷戀自己的人分享過往,是一件很有成就感、也很有安全感的事。

    舞曲接近尾聲,而聽著容茵說完的某人,突然綻出淺笑。

    唐清辰不是一個會經常笑的人,更很少笑得這樣狡猾。

    他挽住容茵的腰側,將她帶出舞池,在她耳畔輕聲道:“你猜,我第一次吃到你做的那道‘sno yard’,是什么時候?”

    容茵被他笑得糊涂了:“不是今年在君渡酒店汪老主持的品鑒會上,杜鶴做了斗芳菲的那一次?”

    杜鶴聽到自己的名字,端著一碟抹茶生巧克力湊近:“說我什么呢?”

    容茵倒是挺大方的:“沒有,我們在討論我曾經做過的那道甜品sno yard。”

    “哦,那個啊!”杜鶴捻了一塊生巧送進嘴里,口吻透出懷念,“其實我當時覺得汪老真是吹毛求疵,搞得你后來壓力那么大,短時間又創作出那道升級版的‘天涯客’。其實我更喜歡sno yard的味道,雖然前者的意境更完整,但后者小巧別致也別有風味……”

    唐清辰本來還暗嘆容茵這姑娘真是十年如一日的不解風情,聽完杜鶴的點評倒也點了點頭:“四年前在玫瑰街第一次吃到這道甜品時,我也這么想。紅梅初綻,真的很驚艷。”

    容茵的反應簡直可以用“倒抽一口冷氣”來形容:“四年前?!巴黎瑪萊區的玫瑰街?”

    唐清辰此刻的笑容很有點兒勝券在握的意思:“現在明白了?”

    容茵覺得自己腦容量有點兒不夠用……她在F國其實只做過一次sno yard,可唐清辰竟然說,他四年前就吃過sno yard?!

    更讓人暈眩的是,唐清辰提起這件事的時機……那么他的意思不就是,四年前的那一天,他曾經機緣巧合吃到過她做的甜品,而那之后她在花店附近街道聽到的薩克斯,其實……是出自于他?

    彎彎活潑嘹亮的嗓音打斷了容茵的深思。

    “好啦,接下來讓我們掌聲歡迎我們的歌神——杜鶴杜大人,為容容姐獻上一經典曲目:《紅豆》!”彎彎調皮地加了一句,“雖然是老歌,不過啊,有格調的甜品師就是不一樣,連選的歌唱曲目都這么的——美味!”

    大家捧場地笑出聲。

    殷若芙在這時挪到容茵旁邊杜鶴的座位。

    杜鶴站在話筒前,目光敏銳地朝這邊一掃,清了清嗓子說:“下面這經典老歌,送給我心中最經典的容小姐,生日快樂,生活甜蜜!”

    樂曲的前奏響起來,而殷若芙在此時小聲說:“表姐,生日快樂。”

    “謝謝。”容茵見她說話的時候眼神飄忽,隔幾秒就要往葉詔那邊望一眼,心里暗自搖頭,嘴上并不戳破。

    葉詔、彎彎和殷若芙這局棋,復雜得堪比當初的聶子期、蘇蘇和林雋!大家彼此又都熟識,她最佳的態度,就是不去表態。而且殷若芙的性格她也是了解的,這丫頭能一舉扛起寄味齋和唐氏合作的后續事宜,又成為唐氏最新簽約的甜品師中僅次于杜鶴的佼佼者,心理也不是一般的強大。這丫頭,很有幾分倔勁兒。

    倔的人,在感情方面,往往不喜歡聽人勸。

    等她自己先跌兩個跟頭,什么時候想起找她求救,她再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也不遲。

    “那個,表姐,這個送給你。”歌曲唱到一多半,殷若芙終于從之前那種神思不屬的狀態抽離出來,將手提袋雙手遞了過去,“圍巾是我親手織的,淺灰色的,我覺得這個顏色很洋氣,很配你。”

    容茵打開袋子取出來一看,殷若芙用的竟然是極細極潤的羊絨線。這種毛線織出的圍巾會特別暖和,但也很費時間。淺灰色確實很洋氣,而且因為她不比殷若芙膚色白皙,這種顏色她戴起來確實會比較妥帖。容茵仔細地將圍巾折好:“我很喜歡!這個要織很久吧,有心了。”

    兩個人熟悉起來,殷若芙有時候說話也很直接:“這么多年都沒給你過過生日,禮物總要用心一點。”她的聲音更輕了一點兒,好像怕驚擾到什么一樣,“那個盒子里面,是我媽準備的禮物。”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