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5章 金枝玉葉1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一年,容茵的生日剛好在一個周五。

    每個周五都是酒店行業最忙碌的日子,林雋、杜鶴等人整日為工作忙碌,趕到唐清辰的公寓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鐘。

    因為大家伙兒約好這次生日晚宴要欣賞葉大神的小提琴和某位唐先生的薩克斯,容茵那個小院就顯得擁擠了,便把生日晚會的地點選在了唐清辰的住處。

    電梯門打開,伴隨著那股熟悉的甜香,一陣悠揚的小提琴樂聲被風吹送至耳畔。

    杜鶴一推眼鏡:“看樣子這是過了吃飯環節了?”自從和林雋談戀愛,她每天都是女孩子裝扮,眼鏡仍然是金絲框邊,只是把從前那副偏男士風格的窄框換成時下正流行的圓形框架。她皮膚本就白皙,雖然頭還短短的,但戴著這樣的金絲眼鏡,搭配紅色高領毛衣,看起來又美又萌。

    殷若芙摸出手機看了一眼時間:“應該不會。表姐說會等我們一起,以她的性格,肯定會等的。”

    林雋說:“你們甜品部加班我就不說什么了,我這加班內容老大可是一清二楚!要是這都不等我們吃晚飯,我可真要鬧了!”

    杜鶴頗為輕蔑地瞥了他一眼:“老大瞅你一眼,你就大氣都不敢喘,還鬧?”

    林雋可憐巴巴地看她:“我痛快痛快嘴還不行嗎?”

    杜鶴說:“我覺得如果這話被老大聽到,你會比較危險,所以替你懸崖勒馬。”

    林雋從善如流,乖巧地回了句:“謝謝親愛的。”

    太肉麻了……殷若芙揉了揉胳膊,加快腳步往前走。是什么讓她昏了頭,從前竟然會覺得杜鶴是個很高冷的大神級人物,而林雋是個溫文爾雅的大哥哥?媽媽有句話說得沒錯,她看人的眼光真是有待提高!

    走到音樂廳門口,她突然停住了腳步。杜鶴緊跟在她后面,個子又比她高不少,險些磕著鼻子。她猛地仰頭,后退半步:“你干嗎?”

    殷若芙沒出聲。杜鶴循聲看去,嘴角抿出一朵耐人尋味的笑。

    這丫頭又犯花癡了!

    大家也不是頭一回見葉詔,但什么時候見過像今天這樣頭梳得光亮、穿一襲黑色燕尾服的葉大神?

    不得不說,人靠衣裝這話真是亙古不變的真理。像葉詔這樣的“大叔”,好好拾掇一番,看起來也頗有點兒斯文敗類的味道。

    杜鶴脫下大衣外套,坐在舞池旁容茵身旁的座位,小聲跟她嘀咕這話的時候,險些把容茵逗得笑出了聲!

    不過容茵還是沒錯過她話里的重點,隔著杜鶴和林雋,她悄悄觀察著這位與自己日益熟稔的小表妹。那眼神、那坐姿,還有臉頰的兩坨紅暈,殷若芙小姐此時此刻的表現,恐怕瞎子都看得出,她這是春心萌動了!

    杜鶴抓了一把容茵下午新炒出來的抹茶味瓜子,邊嗑瓜子,邊和容茵小聲聊八卦:“咋了,還是看你這小表妹不順眼?”

    “不至于。”容茵眉心微微蹙著,扭過頭小聲對杜鶴說,“我就是覺著……她這次怕是又要栽。”

    “咋回事兒?”杜鶴豎起耳朵,八卦信號三格點滿,“有啥我不知道的內情?葉詔有對象了?”

    剛好廚房的方向匆匆拐進來一個人,容茵示意她看。

    杜鶴匆忙灌了一口茶,壓住咳嗽:“彎彎?”她拿茶碗蓋遮住嘴巴,“葉大神連自己的小徒弟都吃得下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話是這么說不錯,可如果杜鶴說這話的時候擋一擋眼神,還有那么一點點可信度。容茵在她耳邊輕聲指點:“葉詔那邊有沒有意思,我暫時看不出。但彎彎對他,明顯不一般。”

    杜鶴還沉浸在交換八卦的興奮里:“我還以為彎彎會喜歡小石!”

    容茵笑了:“他倆年齡是相當。但談戀愛這種事兒,真來了感覺,和年齡關系也不大。”

    話一出口,頓時噤聲。

    想了好一會兒,她才記起,曾經對她說過類似的話的那個人,后來在平城重逢過,親近過,后來卻漸行漸遠,終至疏離。

    帕維爾。

    有的人,可以前嫌盡釋,云淡風輕。有的人,卻終究只能擦身而過,再難回。

    有圓滿,也有遺憾,有所得,也有所失去,而那些一直為著某個目標拼搏著、翻滾著,一刻也不肯停歇地努力向前的人,終究是所得多過所失,這就夠了。

    “下面有請唐先生,為大家帶來《heart and sou1》!”彎彎撂下果盤,拉過話筒,俏皮地報了個幕。

    杜鶴忍不住叨叨:“還有主持人?看這樣子待會兒大家都得來一段啊!”

    容茵笑瞇瞇地從杜鶴掌心捏了兩顆瓜子:“是啊!今天我生日嘛,你準備的什么節目?”

    杜鶴投來一個“不要啊”的眼神:“做甜點?”

    容茵捏著瓜子,緩緩搖頭:“那可不行。要是你開了先例,那我的小表妹也該有樣學樣了。大家都跑去做甜點,就不好玩了。”

    杜鶴把瓜子皮扔在一旁盛放果皮的淺盤里,以手背揉了揉臉頰:“哎,那待會兒我一展歌喉,人都嚇跑了可別怨我。”

    容茵回以一串杠鈴般的笑聲。

    房間里突然暗下來,前奏響起的時候,容茵突然有一瞬間的恍惚:“這是什么曲子……”

    “《heart and sou1》!彎彎剛剛報幕來著!”大家都靜悄悄地欣賞樂曲,杜鶴也不敢大聲說話,壓低了嗓音湊在容茵耳邊解答。

    夢囈一般的答案。

    她清楚記得那天的黃昏,天邊漫布著燦爛云霞,也是這薩克斯風,讓原本身在異國孤獨難熬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溫柔慰藉。當她從樂曲中回神,匆匆追出花店,找到那幾位在街邊常駐的流浪藝人,卻從他們口中得知,演奏這曲子的是一個穿黑色風衣的東方男人。

    真是想不到,幾年之后,會在這里再度聽到這曲子。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