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3章 殷家的女兒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姐妹倆在圓桌的兩端坐下來,容茵快手快腳泡了一壺祁門紅茶:“也不清楚你的口味,我記得小姨最喜歡喝這個。”

    殷若芙雙手攥著手提包的手柄,似是下了很大決心,開口說:“我媽媽是很喜歡飲茶,尤其是大紅袍和祁門紅茶。但我不喜歡,我更喜歡喝綠茶,味道比較清淡,夏天放涼了喝也沒關系。”她深吸一口氣,看容茵,“我不是說你準備的茶不好喝。我只是想……只是想……媽媽這次會選擇和外婆一起回去,我也勸了她很久。我知道,媽和外婆在你面前,說了很多不太合適的話,但我想告訴你,我雖然是殷家的女兒,但我和她們不一樣的。”

    容茵笑了:“你別緊張。我去幫你沏一杯綠茶。”

    “不用這么麻煩。”殷若芙見容茵起身,也跟著站起來:“其實我這次來,就是想和你開誠布公地好好聊聊,喝什么無所謂。”

    “其實我也喜歡喝點綠茶。不單是為你。”容茵示意她坐,茶葉和熱水都是現成的,只是換了一套玻璃茶具,重新端回桌,容茵朝她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會選擇留在平城,小姨會同意和外婆一塊回蘇城,老實說,經過那天醫院的事,這個結果我確實蠻意外的。”

    殷若芙說:“其實那天在醫院……外婆是有意識的。你們兩個說的話,不僅我在門外聽到了,外婆躺在床上,也聽得一清二楚。”

    容茵倒茶的手微微一頓:“這些事情……她應該都知道的。”

    “心里明白,和親耳聽當事人承認一遍,是不一樣的。”殷若芙說話輕聲慢語的,卻很有自己的一套道理,“我是在外婆身邊長大的,我看得出,這件事對她刺激挺大的。但我覺得這個刺激,是好的方面大于壞的方面。”

    難得兩個人能有這樣心平氣和交談的時刻,容茵手托著腮:“怎么講?”

    “出院之后,外婆在家里養了一周左右,我看她沒從前那么兇了,倒有點像我小時候的那個外婆了。其實我記憶里的外婆,一直是從前那個樣子,很堅強,很能干,但又不是一味的……兇悍刁蠻。”說到這兒,她有點不太好意思地歪了歪頭,“我這么說外婆,好像有點不太禮貌。但我真的更喜歡現在這個外婆。”

    容茵聽得心頭雪亮,看來經歷了這場風波,殷老太太應該是徹底想得通透了。哪怕是家務事,也應該一碗水端平,一味和稀泥解決不了問題,反而可能會制造和導致更多的狀況。

    殷若芙又說:“雖然是我開口勸我媽跟著外婆一起回去的,但我看得出,媽媽表面不樂意,心里其實有點很欣慰我的改變。她那個人……其實有點刀子嘴豆腐心,是性格很別扭的一個人。我過去……確實太依賴她了。”她看容茵,眼睛里流露出歉意,“從前你在君渡工作的時候,我做的很多事,其實都是因為太聽我媽的話,我這樣說不是想推卸責任,而是……其實從小到大,你就好像每天都會懸在我頭頂的一塊烏云一樣。不論我做什么,媽都會拿你來和我作比較。考試、比賽、學做甜品,我媽的口頭禪就是,如果是容茵,她會如何如何。表姐你……就好像網絡上他們說的,親戚家的小孩,總被父母拿來鞭策自己的孩子。其實這次在平城見到你,我心里既高興,又害怕。我看到你比學生時代媽媽說的還要優秀,我看到唐先生總是對你另眼相看,連杜鶴也總是站在你那邊……我把剛遇到你那天的高興忘記了,心里只有害怕,還有嫉妒。”

    殷若芙是很甜美的容貌,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眉眼透出淡淡的困惑,卻比從前在君渡時的盛氣凌人看起來美多了。

    容茵說:“其實我有什么好讓你嫉妒的呢,不過是小姨為了激勵你,把我的一些優點放大了說。我那些缺點,還有過得不好的那些年,她大概一個字都沒對你提過。”

    殷若芙不禁笑了:“想明白之后,覺得真是你說的這樣。”

    容茵說:“小姨對別人再差勁,對你的慈母之心從沒作假。只是手段有點過激了。”

    “她做事不也是這樣嗎?”殷若芙眼底透著無奈:“她希望寄味齋的未來好,希望我的婚姻順遂,但那些做法其實反倒把我們自己放的太低了。后來想明白之后覺得,換作我是唐先生,也不會喜歡我這樣性格的女孩子。”

    殷若芙這樣大大方方把對唐清辰的喜歡說出口,別人反倒不好評價什么。

    這方面容茵也有她自己的智慧。與如今的殷若芙相比,她真的已經得到太多,不好再做高姿態肆意點評。而且她也看的清楚,與其說這位小表妹今天來是想對她說點什么,不如說她是想對自己22歲的人生做個短小的總結。

    看起來每個人都有了暫新的開始,真好。

    那天在吃午飯之前,殷若芙抓著她還說了很久很久,直到后來杜鶴餓得受不了,跑來敲門提醒時間,兩人的交談才算告一段落。

    后來吃火鍋時杜鶴還頻頻抱怨,也不知道殷若芙有什么好和她聊的,隔著窗都看到她興奮地抓著一杯茶水,對住容茵小嘴叭叭說個不停。

    這個形容徹底逗笑了容茵。

    連老姜都忍不住問她笑什么。

    容茵瞥一眼杜鶴:“我笑她,口才太好。”

    林雋坐在杜鶴的另一邊,聽到這兒,筷子不停,也不忘連連點頭:“我也這么覺得。”

    杜鶴拖長音“喂”了一聲。

    眾人又笑了起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