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202章 我很喜歡你

作者:江雪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這回不光有小石和林雋幫忙,有唐清辰特批假條,連杜鶴也從前一天傍晚就跟著忙前忙后。因為容茵當初那句戲言,新店的地址竟然真選在了老姜的火鍋店隔壁。老姜這樣處處周到的仗義人,自然不肯缺席,葉詔和彎彎忙完了手頭的活兒,也都趕來湊熱鬧。

    容茵在平城僅有的兩位好朋友,畢羅和孔月旋也都趕來捧場。

    老四合院的結構,前面用來當店面的房間空間本身也不太大,這么多朋友趕來捧場,頓時讓房間顯得更擁擠也更熱鬧了。送走了一波又一波的朋友和賓客,容茵難得有點感性,小聲對杜鶴感慨:“剛來平城的時候,哪想到會有今天。”

    當初容茵離開君渡,兩人在電話里的交談稱不上愉快。但容茵在電話里留足了分寸,杜鶴本身也不是尋常女孩子的性格,又覺得本來就是自己不坦誠在先,經歷了這一系列的事件,兩人再次見面時,竟然誰也沒有半點尷尬。又兼當時容茵送她的那套衣裙實在貼心,配合一包點心里那份意韻深遠的“不如你”,令杜鶴站告捷,當晚一舉拿下林雋。兩人剛一見面時目光相交,竟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林雋被這兩位小姐笑的毛,直覺不大妙,借口幫忙拿拖把跑去后院找小石抱團。

    留下容茵和杜鶴,倒也給兩人制造了單獨談天的機會。

    聽到容茵這樣說,杜鶴饒富興致地問:“說起來我一直挺想知道,為什么要給你的這間甜品屋取名叫‘甜度’。我想了好久,也沒能領會個中玄機呢。”

    容茵笑了:“其實是以前在藍帶學甜品師課程,有一節理論課講到了‘甜度’這個知識點。講課的是一個滿頭銀、很優雅、說話很有意思的老太太。偶爾我在學校附近遇到她,她也穿得和每周給我們上課那樣,不同色系的套裙,搭配同色系的禮帽,永遠搭配得恰到好處的手提包,對了,她幾乎一年四季都會戴手套,哪怕是很薄的蕾絲質地。倒是不用香水,但因為職業的關系吧,她身上永遠有一種甜甜的香香的味道,就和烘焙房里的氣息一樣。”

    容茵說話的聲音溫潤好聽,或許是說起這段回憶的表情很神往,杜鶴也聽得入了迷。

    “后來我連那些同學的名字和面孔都記不清了,卻常常能回憶起她說的一些非常有意思的話。比如那天講到‘甜度’時,她說,甜度,又稱比甜度。果糖、蔗糖、葡萄糖,生活中我們接觸各式各樣的糖,它們擁有不同的分子結構,也擁有不同的甜度。如果你想成為一個優秀的甜品師,不是一味做‘甜’就代表你成功了。能令人們交口稱贊念念不忘的甜品,那份甜度永遠是‘剛剛好’。甚至還有前輩創造出‘提拉米蘇’這種甜品,苦甜交織,更令人難忘……”

    杜鶴恍然:“所以你后來會創造出那款‘苦甜交織’,bittereet,靈感就是源于這位老師!”

    “是的。”容茵笑了笑:“雖然在自創甜品這條路上,我還不是大師,但總覺著,只有不停地鉆研和創新,才稱得上是一位真正的甜品師。”

    杜鶴若有所思地笑了:“所以我很喜歡你。”

    “嗯?”容茵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調侃:“這話要是讓林雋聽到,不得心碎一地?”

    杜鶴倒是說的很認真:“是不一樣的喜歡。當初大伯和我爸都讓我來君渡酒店試試水,我也就懷著無所謂試一試的心態來的。但來到這兒之后,我真覺得這里大概是我的福地。因為君渡讓我收獲了事業,結識了你這樣一位知己,還遇到了真心喜歡的人。”

    容茵淺笑著說:“能得到你的認可,我很榮幸。”

    杜鶴的聲音幾乎在同一時間和她響起:“能和你做朋友,我很幸運。”

    說出了長久以來憋在心里的話,兩人不免相視一笑。曾經有的那點心結,也在這段充滿回憶和思索的交談中隨風消散了。

    “忙了半天也挺累的,中午一起去隔壁蹭火鍋?”容茵端來一杯鮮榨果蔬汁,遞給杜鶴。印象里她哪怕在比較冷的雨天也喝涼水,尤其喜歡喝各種果汁。

    杜鶴摩拳擦掌:“早就讓林雋帶我來,他一直沒空。”說到這兒,她瞥了一眼容茵:“不過看在是為你忙的份上,不跟他計較了。”見容茵笑,她原本正要接著再說,突然神色一變,看向容茵身后的眼神也透出提防。

    容茵若有所感地轉過身,就見穿一襲淺粉色羊絨大衣的殷若芙,提著一只手提袋,站在一進門的位置,見到兩個人都看向她,她捋了捋頭,表情也透出幾分尷尬。

    容茵走上前,朝她露出一抹淺笑:“來了。”

    殷若芙半垂著頭,米色毛衣領子里露出半節天鵝般白皙的脖頸:“聽說你新店開業。”她雙手遞過自己手里的袋子:“這是我最近琢磨的幾樣甜品,想帶給你嘗嘗。”

    容茵接過禮品袋:“謝謝。”

    有段時日沒見到殷若芙,再見到這位表妹,容茵現自己心里竟然已無波動。她已經聽說殷老太太和殷筱云離開平城返家的消息,說起來她也有點好奇,那天在醫院她和殷筱云激烈爭吵,說起當年的事,卻沒想到被殷若芙聽個正著。她還以為接下來家里這位小姨肯定又要來騷擾或吵鬧,卻沒想到她們母女倆溝通過后,竟然是這樣一個結果。

    容茵猜想著這里面應當有殷老太太的手筆,但對殷若芙堅持留在平城和簽約君渡的選擇,也確實令她有點意外。

    這位表妹看著柔柔弱弱,卻繼承了殷筱云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頭兒。

    平心而論,容茵對殷若芙本人談不上討厭,但也沒有多喜歡。只希望殷若芙能把握好這份“倔強”的尺度,不要像殷筱云那樣,只顧自我為中心,常常忽略他人感受。

    大概是覺察了容茵的寡言,殷若芙主動開口攀談:“店鋪裝修的風格很簡單,又很別致。唐先生對你真的很好。”她說話的語氣透著淡淡的欽羨,笑容卻頗溫軟,“不請我坐一會兒嗎,表姐?”

    “這邊請。”容茵朝杜鶴投去一個“放心”的眼神,邀請殷若芙到隔壁的茶室小坐:“待會店里還有其他安排,不能和你聊太久,希望你別介意。”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