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96章 完結

作者:長生千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夏葉差點被趙家太子爺給笑死, 追女孩這么失敗的,她還是頭一次見到。之前趙家太子爺也沒少送花, 送這個送那個, 不過魏思妍都沒有收過,花里的小卡片也就沒看到過。魏思妍也只叫他趙先生, 根本沒問過他的名字,這會兒才發現, 認識了這么久,還真是不知道具體叫什么, 或許以前聽說過, 不過早就給忘了。

    夏葉很想看看趙家太子爺知道這事之后,臉上哭笑不得, 又如遭雷劈的表情,不過可能沒有時間了。

    家里面兩位老爺子每天見不到夏葉, 恨不得打十個八個電話過來問什么時候回去。叫羅啟帶著夏葉隨便去玩的是他們,想讓夏葉回去的也是他們。

    羅啟沒辦法, 趕緊就帶著夏葉回去了,和魏思妍、魏顯告別,然后離開了魏家。

    雖然這就回去了,但是很快又要見面的,畢竟兩個月之后就是夏葉和羅啟的結婚典禮,到時候魏思妍和魏顯當然也是要過去祝賀的。

    兩位老爺子最近忙的團團轉, 婚禮提前這么多, 自然忙的不得了, 時不時還要擔心一下夏葉在外面過的好不好,那就更是忙了。

    夏葉終于回來了,羅老爺子和譚老爺子一瞧,沒事兒,看起來也沒瘦,精神也不錯,臉蛋紅撲撲的,氣色也好,這才放心下來。

    夏葉回來一瞧,婚紗竟然又多準備了五套,都是老爺子們請大牌設計師設計的,讓夏葉選一選試一試,到時候還要再準備幾件稍微大一些的,免得尺寸不合適。

    夏葉去試了試婚紗,每一件都漂亮,還有中式的喜服,大紅色的夏葉也喜歡,一看就特別的喜慶,卻又不會覺得俗氣。

    那邊她試了衣服,覺得滿意,就換下來從試衣間里出來了。羅啟也在試衣服,結婚用的禮服比夏葉還要多幾套,畢竟還要去見媒體什么的,因為夏葉身體不方便,所以到時候夏葉在房間休息,媒體就是羅先生一個人應付。

    羅啟還沒換衣服出來,夏葉坐在沙發上等他,等的都著急了,干脆就站起來,然后悄悄溜過去,擰了一下試衣間的門。

    羅啟在里面,不過試衣間的門沒有鎖,直接關上了而已。夏葉一擰門把手,門就給她擰開了。她一瞧,趕緊悄悄的側身就擠了進去,還輕輕把門給關上了,一點聲音也沒出。

    羅啟還在換衣服,剛把西服褲子穿上,襯衫和外面的燕尾服都沒有套上呢,正彎著腰去拿沙發上的襯衫。

    夏葉進來一看,差點流鼻血,羅先生那身材,寬肩窄臀大長腿,這會兒只穿了黑色的西褲,更襯托著身材比例逆天了,背部的線條流暢的不行,還有蝴蝶骨那塊,看起來又有力度又性感,簡直荷爾蒙爆發。

    夏葉還以為自己進來的神不知鬼不覺,不過其實羅啟早就看到了,畢竟更衣室里是有鏡子的,雖然羅啟沒有站在鏡子的正前方,但是鏡子就在旁邊,隨便一瞥也是能看到的。

    羅啟瞧夏葉一臉壞樣兒就進來了,也不點破,就當沒看到。

    夏葉趕緊跑過羅啟身后,想要神不知鬼不覺的來一個猛虎撲食,嚇羅啟一跳。只是她一撲,羅啟就忽然轉了身,把她接了個滿懷。

    羅啟說:“寶寶,小心危險,別摔了。”

    夏葉沒犯壞成功,感覺一點成就感也沒有,不過剛才羅先生背著身已經帥的夏葉都要流鼻血了,這會兒正過來,夏葉真是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鼻子。

    羅啟瞧她的動作,忍不住笑了一聲,說:“怎么了?”

    夏葉說:“沒事啊。”

    羅啟說:“寶寶是進來偷看我換衣服的嗎?”

    夏葉立刻說:“我是光明正大的看!”

    羅啟說:“嗯?那看了之后還滿意嗎?”

    夏葉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說:“還行吧,一般般。”

    羅啟忍不住笑了,說:“那寶寶說,怎么樣才不一般?”

    夏葉還想逗一逗他呢,不過話沒說完,羅啟又說話了,低頭湊到夏葉耳邊,聲音壓的很低,又沙啞又充滿了磁性,說:“把褲子再脫了,就不一般了吧?嗯?”

    夏葉感覺自己耳朵也要懷孕了!羅先生突然就開始耍流氓,耍流氓耍的還挺帥的,讓夏葉一陣面紅耳赤。

    夏葉說:“你可別亂來。”

    羅啟摟著她的腰,說:“當然不會,我怎么敢呢。”

    不過他說著,忽然就將夏葉抱起來了,轉身放在旁邊的小柜子上。夏葉被放這么高,她都下不去了,說:“你快把我抱下去。”

    羅啟不讓她下來,笑著說:“老婆,親一個總可以吧?”

    夏葉聽他這么說有點不好意思,羅啟還一臉委屈,說夏葉在魏家就冷落他。在魏家的時候,那是在別人家里做客,夏葉可不敢跟羅啟膩膩歪歪的,那會讓別人笑話的。

    羅啟頗有說辭,覺得自己委屈,要讓夏葉主動吻他一個,可把夏葉給笑壞了,覺得羅啟這模樣特別像小金金。別看小金金長大了是暖男,但是仍然是個很貪吃的暖男。

    小金金看到肉就流口水,什么都想吃,每次向夏葉討吃的的時候,都是這樣一幅可憐巴巴又委屈的樣子。

    夏葉都忍不住摸摸羅啟的頭了,把羅先生弄得好好的頭發都給揉亂了。

    不過羅啟不介意,亂了也是很帥的,有一股凌亂頹廢的氣場。

    夏葉干脆伸手掛在羅啟的脖子上,反正屋里也沒別人,湊過去就將嘴唇壓在了羅啟唇上,倒也是干脆利索的。

    羅啟怕她掉下來,一手摟著她,一手護著她,忍不住嘴角都翹起來了,非常配合的迎上了夏葉這個吻。

    兩個人在試衣間里半天不出來,兩位老爺子差點把他們給忘了,也是因為忙,所以在一塊計劃別的呢,也就沒有這會兒過來催。

    不過就在兩個人吻得如火如荼的時候,試衣間的門又被推開了。

    夏葉被吻得軟綿綿的,聽到聲音抬眼去瞧,本來那么浪漫的氣氛,瞬間就破功了,一個沒忍住就笑了出來。她還沒力氣,所以笑的渾身更軟了,只能趴在羅啟懷里。

    羅啟回頭一看,進來的不是什么人,而是小金金。

    小金金已經變大了,而且特別有本事,會開門,只要不上鎖的門,他用爪子一壓就都能打開,爐火純青,每次都溜進廚房搞破壞。不過要夏葉說,小金金的破壞力根本沒有羅先生強,也就一般般。

    小金金摸進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羅老爺子和譚老爺子的手筆,竟然也給小金金準備了燕尾服,黑色的,乍一看跟羅先生的燕尾服一模一樣呢。小金金這么一穿,平時都是高貴暖男,這會兒更是特別紳士優雅的樣子,夏葉覺得,真的跟羅先生很像了!

    夏葉忍不住笑著說:“羅先生你快看,它跟你像不像?”

    羅啟很頭疼,兩個老爺子竟然給小金金弄了這樣一身衣服,果然是很像的……

    小金金立刻跑過來,還用屁股去擠羅啟,想要跟夏葉玩兒,拱的羅啟差點都沒站穩。

    婚禮就在兩個月之后,到時候夏葉身體也稍微穩定了一些,身材還沒怎么變,正好辦婚禮。

    時間過得也是很快的,轉眼之間兩個月就過去了。夏葉剛開始懷孕不覺得怎么樣,覺得也沒什么,沒有不舒服,孕吐也沒經常有。不過后來就有些不太舒服了,最主要的是每天早上很容易惡心。

    夏葉一覺得惡心,簡直天崩地裂,羅啟就已經很緊張了,兩個老爺子還搗亂,搞得全世界都要爆炸了一樣,把趙永示趙太太趙雁婷都弄來了,恨不得夏葉的小侄女也來了。

    這種情況還要每天一次,也實在是很折騰了。

    每次夏葉不舒服,小金金也會過來,但是屋里人太多了,它沒辦法進去,似乎也知道自己進去就是搗亂,所以只能趴在臥室門口,眼巴巴瞧著。

    那邊望遠鏡花瓶什么的也關心的不得了,但是它們被放在房間的小客廳里,也是不能自己進臥室的,就只能跟小金金做伴兒了。

    屋里一通折騰,小金金在外面轉磨,轉著轉著就看到了望遠鏡,畢竟是天文望遠鏡,雖然不是超專業的那種,但是也挺大的。

    小金金似乎好奇,就屁顛屁顛的跑過去了,然后圍著望遠鏡繞了幾圈。

    花瓶在望遠鏡旁邊,差點被小金金的尾巴碰倒了,說:“哎呀,小心點,我可是易碎品。”

    小金金在望遠鏡那邊聞了聞,又去聞花瓶,不過似乎覺得望遠鏡更好一點,舍棄了花瓶,又去聞望遠鏡了。

    望遠鏡說:“它為什么總聞我?”

    花瓶說:“可能是你身上有異味兒。”

    望遠鏡說:“不可能,肯定是覺得我身上有一股高雅的氣息。”

    杯子在旁邊說:“我怎么覺得,狗狗通常這么聞來聞去的,很可能就……”

    杯子話還沒說完呢,望遠鏡就覺得一陣熱乎乎的,頓時嘶聲力竭的大喊起來。

    夏葉在屋里,聽到喊聲嚇了一跳,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杯子話沒說完呢,它覺得狗狗聞來聞去,很可能就會跟上一泡尿了。沒想到就讓杯子給想對了,小金金竟然在望遠鏡的腿上尿了一泡。

    望遠鏡氣得都快哆嗦了,喊得是天崩地裂。

    夏葉都不想吐了,出來一瞧,就發現搗亂的小金金,竟然尿了望遠鏡一身,怪不得這么喊呢。

    小金金似乎知道自己辦了錯事兒,趕緊撒腿就跑,一下子就跑到樓下去了。

    羅啟是哭笑不得的,小金金尿了大舅哥一身。不過這下好了,羅啟覺得自己有同盟了,可以和大舅哥一起打擊小金金這個“情敵”。

    婚禮很快就到了,夏葉是緊張的不行,不過等真到了那天,就來不及緊張了,畢竟那可是忙碌的不得了。

    婚禮在羅家舉行,畢竟場地需要足夠大,來的客人數不勝數,還沒媒體什么的。

    夏葉提前是沒有看過婚禮場地的,老爺子們要給她一個驚喜,果然是個非常驚喜的,簡直就像童話故事一樣,婚禮現場布置的非常夢幻,看來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魏顯和魏思妍當然也來了,上次夏葉去魏家的時候,沒有看到魏顯的女朋友蘇可蕓,畢竟蘇可蕓是藝人,很多時間需要跟著劇組跑,工作也是忙的,還和魏顯異地戀,她上次過去的時候,蘇可蕓就在劇組,也去不了魏家。不過今天魏顯和蘇可蕓都是來了的,夏葉結婚,他們怎么能不給面子。

    夏葉一瞧,就悄悄的問魏思妍,說:“思思?趙家太子爺呢?”

    魏思妍聽她一提,似乎還有點不太好意思。

    夏葉剛提到趙家太子爺,結果說曹操曹操就到了。他和魏思妍發展的也不錯,畢竟有小卡扣天天給他說好話,魏思妍對他沒有好感都難了。不過兩個人交往,有個問題非常的嚴重,就是魏顯了。

    本來趙家太子爺想和魏思妍一起來的,不過魏思妍被魏顯帶走了,趙家太子爺只好獨自一個人來了。

    這會兒趙家太子爺一過來,趕緊先恭賀新人,說了一堆祝福的話,有禮有面的。

    那邊魏顯還是不待見他,可謂是積怨已久,所以一點也不喜歡自己寶貝妹妹和他在一塊。

    不過趙家太子爺可是有備而來,和夏葉羅啟說完了話,就走過來了,開口就對著魏顯旁邊的蘇可蕓叫了一句“大嫂”!

    蘇可蕓都給他叫懵了,瞬間特別的不好意思。

    不過趙家太子爺叫的那叫一個坦然,竟然還說的魏顯心里稍微舒坦了一點,也不好在羅啟和夏葉的婚禮上發作了。

    趙家太子爺一瞧有戲,趕緊走過去,輕輕拉了一下魏思妍的手,說:“思思,我們到那邊先去說說話吧。”

    魏思妍悄悄的瞥了一眼魏顯,魏顯一臉面癱,說:“說話還到那邊去,別是不壞好心。”

    趙家太子爺可就是不壞好心,當然了,也做不了什么太出格的事情,只是想要偷偷的親魏思妍一下而已,畢竟兩個人剛交往,這心里是百爪撓心的。

    趙家太子爺拉著魏思妍就走了,后背差點被魏顯給盯出兩個窟窿來,壓力還是很大的,但是那也要視而不見,不然怎么干大事兒?

    這邊人才走,夏葉就又看到了熟人,竟然是好久之前見過的羅珍米和蘇存禮。兩個人平時都住在羅老爺子的山莊,不過夏葉和羅啟結婚這么大的事情,自然要趕來了。

    大家陸陸續續的也就齊了,馮典州和謝筱貝一來就熱鬧了起來,畢竟有馮典州的地方不熱鬧,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羅讓平也來了,今天打扮的那叫一個紳士,夏葉覺得一眼都認不出來了,穿的跟羅啟平時似的。畢竟羅讓平知道,蔡先生不喜歡小混混一樣的,不討好了蔡先生,怎么和蔡雨在一塊?所以風格還是要轉變一下的。

    婚禮快開始之前,唐棉和嚴臣總算是也來了。

    夏葉還說呢,不會是迷路了吧,這么久都沒過來,還想著要不要讓人去找一下唐棉他們。

    唐棉倒不是迷路了,拉著夏葉小聲說:“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婚禮,嚇得我差點不敢進來。”

    夏葉被她逗笑了,似乎想到了很久之前的自己,倒的確是有點腿軟的。

    夏葉說:“別嚇著,一會兒你吃上了好吃的,就不會被嚇著了,一準就不怕了。”

    唐棉說:“怎么把我說的跟吃貨一樣,我才不是。”

    夏葉才和唐棉說了幾句話,就又要忙著去招呼客人了。羅啟怕她累著,總是問:“寶寶,累不累?要不然你先上去休息一會兒。”

    夏葉說:“馬上就到時間了,休息什么呀,誤了時間可不好。”

    羅啟笑著說:“都聽寶寶的。”

    羅啟說著還親了一下夏葉的頭發,夏葉立刻嫌棄的揮揮手,說:“造型師弄了半天的,你弄壞我頭發了。”

    羅啟更是笑了,說:“反正一會兒還要換其他的。”

    的確,夏葉這會兒和羅啟一起來迎接客人,一會兒造型師還要給她換婚紗,也是要再換的。

    雖然是要換的,但是讓別人看到了也會被笑話的。

    夏葉正想著,沒想到就被人看到了,羅十庸帶著喬靜瑤過來了,看來兩個人說開了事情之后,反而關系更好了。

    夏葉暗搓搓的戳了羅啟一下,羅啟倒是大方,坦蕩蕩的接待了一下羅十庸和喬靜瑤,然后就準備帶著夏葉去換婚紗了。

    夏葉真的是來不及緊張,忙碌碌的換了婚紗,然后忙碌碌的就下來了,時間就要到了,過了時間不吉利,真是沒有一秒給夏葉緊張用的。

    來參加婚禮的賓客很多,可以說人山人海的,夏葉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來真心祝福的,也不知道多少人是來看熱鬧的。不過今天她的確很高興,不論別人怎么想,都忍不住嘴角一直往上翹著。

    那邊望遠鏡花瓶,還有杯子它們當然也全都來了,就擺在一個角落,雖然是角落,但是一點也不偏僻,簡直是觀禮極佳的位置。

    花瓶說:“葉子今天真是美哭啦~”

    望遠鏡說:“誰說不是,我們葉子一直這么漂亮的。”

    杯子說:“唉,就是衣冠禽獸差了一點,不夠帥。”

    看來杯子對羅先生的成見還是有的,估摸著一時半會兒改不了。

    那邊婚禮儀式進行著,這邊物品們就嘰嘰喳喳的議論著。過了一會兒,望遠鏡就大叫一聲:“哇!快看!要親了!”

    花瓶說:“親了?天呢,我看不到了!”

    望遠鏡說:“幸好現在我的身高就是優勢。”

    花瓶都看不到,杯子更是看不到了,只能聽到大家的拍手聲和笑聲,然后就沒了!

    望遠鏡說:“哎呀,我現在要是一個照相機就好了。”

    花瓶說:“你還挺貪心,就你看的最清楚!”

    因為夏葉懷孕了,所以不能喝酒,也不能太累著,結婚儀式之后,夏葉上樓換了衣服,然后下來和羅啟走一圈,就又上樓去了。

    賓客們交給兩位老爺子和趙永示他們,然后媒體就交給了羅啟,夏葉回了樓上去休息,羅啟還勤勤懇懇的把大舅哥們搬上來,跟夏葉作伴,免得夏葉一個人無聊。

    中古物們一進了屋子,就又開始嘰嘰喳喳的說了起來,夸獎著夏葉今天有多漂亮。

    羅啟還要趕緊下去應付媒體,親了一下夏葉的額頭,說:“寶寶,上床休息一會兒,乖。”

    夏葉說:“我知道,你快走吧。不然人家還以為咱們在婚禮上私奔了呢。”

    羅啟說:“我這就走了,小壞蛋。”

    羅啟去應付媒體,夏葉就和中古物們聊天,然后聊著聊著就躺在床上睡著了,等她醒過來的時候,一睜眼,發現屋里有點昏暗。

    羅啟已經在她身邊了,不過還穿著一身特別帥氣的燕尾服,有點像是古堡里的王子,帥的夏葉覺得自己可能沒睡醒。

    羅啟說:“寶寶,醒了嗎?”

    夏葉說:“你怎么又上來了?”

    羅啟說:“你看看都晚上了。”

    “啊?”夏葉嚇了一跳,說:“晚上了?”

    夏葉還以為自己才睡了半個來小時,沒想到睡了一下午了。

    羅啟說:“是啊,爺爺們以為你累壞了,剛才還叫了醫生過來給你看看,不過幸好沒事。”

    夏葉說:“我當然沒事,就是想睡覺而已。”

    夏葉瞧羅啟還穿著燕尾服,就說:“你怎么不換衣服?”

    羅啟低頭看了看自己,笑著說:“這不是等著老婆幫我脫嗎?”

    夏葉奇怪的而說:“我幫你?你的扣子壞了嗎?自己不好脫嗎?”

    羅啟說:“扣子倒是沒壞。只是每次寶寶瞧我穿這身兒,那眼神……嗯,好像很想幫我脫衣服似的。”

    夏葉聽得臉色通紅,立刻反駁,說:“呸呸呸,我才沒有!”

    “沒有?”羅啟笑著說:“那算了,我自己脫也行。”

    羅啟說著,大大方方的站起來,就站在夏葉床邊上,開始他的脫衣秀了。

    夏葉登時臉更紅了,看的是心跳加速,趕緊抓了一個軟墊就往羅啟身上扔,說:“又耍流氓!”

    羅啟笑著說:“只在老婆面前耍流氓,可以嗎?”

    夏葉總算是變成羅太太了,羅啟就喜歡聽別人管夏葉叫羅太太,還喜歡聽夏葉叫他老公,不過夏葉害羞,不經常叫,每次都是羅啟連哄帶騙的。

    結婚了之后,羅啟還想帶著夏葉去度個蜜月,不過被兩位老爺子和夏葉爸媽給駁回了,畢竟夏葉懷孕了,他們怕羅啟顧不過來,再有個好歹,所以只能等他們的寶寶生下來之后再去度蜜月。

    羅啟是很期待這個真正的蜜月的,計劃了很長很長的時間。不過等夏葉真的懷胎十月生了寶寶之后,羅啟發現,這個計劃才剛剛開始,根本沒辦法實行。

    以前羅啟覺得自己的家庭地位,可能要在小金金之后,比較讓人心酸,每天都要跟小金金爭寵,還是花樣爭寵。

    而現在,夏葉生了寶寶,一下子還是個龍鳳胎,可把兩位老爺子和趙永示趙太太他們給樂壞了,就連小包子也很喜歡弟弟妹妹,不過一下子也把羅啟給愁壞了。

    寶寶們太小了,離不開媽媽,特別的粘人,雖然不會說話,但是會哭啊,兩個小哭包簡直了,看不到媽媽分分鐘就哭了,羅啟還哄不好。

    羅啟在家里的地位一下子掉了兩級,兩位小祖宗登上了金字塔的頂峰,又分走了夏葉的寵愛。

    羅啟的度蜜月計劃一推再推,后來兩個孩子都會走路說話了,蜜月也度不了了,成了家庭旅游!兩個粘人的小包子,非要跟著媽媽一起去玩,夏葉一聽,當然樂意,高高興興的就帶著兩個孩子走了。

    蜜月變成了家庭旅游,兩個小豆包讓夏葉拉著手,一邊一個,羅啟只好在后面拉行禮箱了,行禮箱里還要帶著一群大舅哥們才行,羅先生也是挺累的。

    兩個小豆包倒是高興,一邊一個,左邊叫了媽媽右邊也叫媽媽,一口一個媽媽的,聲音還都軟軟的,萌的人不要不要的。

    別看兩個小豆包才不到三歲,不過正是調皮的年紀,膽子也是特別大,經常把羅啟弄得焦頭爛額。當然還有,就是小金金弄得焦頭爛額的,羅啟覺得,最近小金金和他都是一個戰線的了。

    妹妹喜歡小金金,因為小金金的毛摸起來特別順滑,摸起來很舒服。當然哥哥也喜歡小金金,就是喜歡欺負小金金,喜歡拽小金金的尾巴。

    小金金被拽了尾巴都不敢叫的,頭兩次還叫一嗓子,不過哥哥就會丟溜溜的跑去找爸爸媽媽,說小金金嚇唬妹妹。

    夏葉和羅啟趕緊跑過去看怎么回事兒,畢竟孩子太小了,萬一玩的時候誤傷了也不好。幸好妹妹沒有事兒,還好好地。

    后來小金金都怕了,被拽了也不敢叫,瞧見兩個小豆包跑過來,立刻就鉆沙發下面去躲著。不過小金金那體型,也是很大的了,鉆進沙發竟然卡住了,就出不來了,惹得兩個小豆包坐在沙發前面笑的東倒西歪的。

    羅啟忽然覺得,小金金也挺可憐的。

    除了小金金遭到毒手,望遠鏡也是不能幸免于難的。

    小孩子最喜歡探險,當然還有拆東西,什么東西拿到手里都喜歡研究一下,然后拆開看看。

    有一次夏葉和羅啟哄了兩個小豆包睡覺,夏葉就被羅啟拐出去了,準備到隔壁去做點親密的事情,趁著兩個混世小魔王睡著了,不然又要搗亂。

    不過這邊人才走,夏葉隔著墻都聽到了望遠鏡的哀嚎聲。

    原來兩個小豆包根本沒睡著,看爸爸媽媽走了,就爬起來了,然后又開始探險,竟然把望遠鏡給拆了。

    羅啟進來一看頭都大了,幸虧只是拆了,組裝起來就好了。

    妹妹眨著無辜的大眼睛,一臉迷茫的仰著頭,奶聲奶氣的說:“媽媽,它還在喊疼呢,叫救命,為什么要叫救命?”

    羅啟知道,夏葉有一種特殊的天賦,可以聽到物品說話。不過他沒想到,他們的孩子竟然遺傳了這種天賦,不只是妹妹能聽到物品說話,其實哥哥也是可以的,只是兩個小豆包年紀太小了,所以并不覺得物品說話是奇怪的事情,覺得很正常,因為他們會說話開始,物品就一直在說話。

    夏葉發現兩個孩子能聽到物品說話,非常的驚喜,當然也有些發愁和擔心。畢竟很多人不能理解,也不相信,她并不想讓兩個小孩子體會自己以前的經歷。

    羅啟倒是覺得沒什么可擔心的,雖然羅啟經常抱怨兩個孩子太調皮了,還抱怨夏葉冷落自己,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孩子,護犢子那是必然的,肯定不會叫兩個寶寶受一丁點委屈。

    兩個小寶貝兒能聽到物品說話,望遠鏡它們雖然差點被拆得七零八落,不過都挺高興的,這樣就可以和小主人們聊天了。

    望遠鏡以前竟喜歡說一些黃爆的笑話和八卦,不過為了兩個小主人的身心健康,望遠鏡決定洗心革面,再也不講黃爆的事情了,改講童話故事了,小孩子都喜歡童話故事,講童話準沒錯。

    于是那邊羅啟發現大舅哥們幫他哄孩子,就又想悄悄帶著夏葉干些別的事情。

    不過還沒走呢,就被小女兒肉肉的小手拉住了褲子。

    小女兒仰著頭,一臉委屈巴巴的樣子,說:“爸爸,白雪公主不是和王子在一起了嗎?為什么王子和賣火柴的小女孩在一起啦?他不要公主了嗎?”

    羅啟:“……”

    羅啟一時間都沒聽懂,白雪公主的故事里為什么會出現賣火柴的小女孩?

    那邊望遠鏡背了幾個童話故事,結果都背串了,說的是亂七八糟的,最后記不起來,就開始胡亂講了。

    花瓶趕緊說:“你又講錯了!賣火柴的小女孩是什么啊?你怎么沒說還有貓和老鼠呢!”

    望遠鏡說:“我這不是不記得了嗎!”

    夏葉簡直哭笑不得的,真是服了中古物們了。羅啟瞧小女兒迷茫的樣子,干脆抱著她,說:“啊是這樣的,其實公主和國王在一起了,過的很幸福。”

    望遠鏡立刻說:“對對,就是這樣。國王比王子厲害,大團圓結局!end!一點問題也沒有。”

    小女兒卻不買賬,撅著嘴巴說:“國王?國王很老呢!望遠鏡哥哥說,國王都有八個女兒啦!他還要娶公主,好壞呀!”

    羅啟:“……”

    望遠鏡說:“等等,我說過國王有八個女兒嗎?”

    杯子無奈的說:“你說了!你還說國王的女兒還有人魚呢!”

    花瓶說:“對,穿越到小人魚去了。”

    望遠鏡:“……”

    羅啟還說自己急中生智一回呢,結果都編不下去了!抱著女兒一臉糾結,干笑說:“小寶貝兒記錯了,其實國王很年輕的。”

    小女兒也一臉糾結,說:“真的嗎?”

    “真的。”羅啟趕緊給夏葉打眼色,讓夏葉救場。

    夏葉笑著將女兒抱過去,說:“當然啦,國王就像你爸爸一樣又年輕又帥氣。”

    杯子在旁邊忍不住吐槽,說:“這么一說還真是,國王就跟衣冠禽獸一樣,老牛吃嫩草。”

    杯子吐槽,羅啟當然是聽不到的。不過有人能聽到啊,妹妹還在糾結著國王和公主的故事,那邊哥哥小大人一樣揪著小金金就跑過來了,說:“爸爸,杯子又說你壞話啦!”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