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40章 四十點甜

作者:顏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文本豪客 www.raecbr.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 她的眼里,心里, 全都被他一個人塞滿了。

    喜歡到想要拼命讓自己變得更優秀,足以追逐他的腳步。

    柔和的燈光模糊了她的五官, 使那張面孔變得溫和又安靜,她淺笑著,沒了剛進來時的那種緊張和焦慮, 神態自若, 仿佛在回答一個再也簡單不過的問題。

    那雙彎弧的眉眼里亮起無數星辰,像是一個浩瀚的漩渦般,深深吸引著許珩年。

    他的喉結不由自主地滾了滾,握著鋼筆的指尖一陣酥麻, 胸腔也被陣陣襲來的熱量燙到發昏。

    整個心像是被陷進了一湖漣漪, 不斷攪動著他的理智。

    那一瞬間,他突然很想站起身來,將她圈在懷里, 覆在她耳邊不耐其煩地訴說他現在的心情。

    他差點就沒忍住,要這樣做了——

    直到董珂沒攥住手里的筆, 筆管從虎口滑落,掉在了桌腳下面。

    “啪嗒”落地的聲音在寂靜的教室里尤為清脆,一下子將他的注意力全數拉了回來。

    他舒展開眉心,模糊的視線逐漸定焦在手邊的“面試名單”上,微微攥起掌心,輕嘆一聲——

    會議室內還有攝像頭, 不合適。

    空氣中彌漫著墨水的香氣,董珂動了動唇,低頭將筆帽撿了回來,看著報名表上寫到一半的字跡,不知道該說些什么。

    壯漢原本也只是想為難她一下,誰知她竟然真的會大方承認,一時間也無話可說,只能尷尬地摸摸后頸:“……好,我沒有問題了。”

    反應最過平常的就是那個古靈精怪的女孩,她看上去有些興奮,幾乎是飛快地填完報名表,沖唐溫揚揚眉梢:“我也沒問題啦,你可以回去等消息了。”

    這下,唐溫才完完全全放下心,舔了舔干澀的唇,禮貌地跟在座的人道別。

    出了門,等著她一起回去的同學連忙拉住她的袖口,好奇地問:“怎么樣怎么樣?”

    唐溫皺起眉來,有些沮喪地說:“估計選不上了吧。”

    可是有什么辦法,喜歡就是喜歡,她不能欺騙任何人。

    而在會議室內,女孩激動地敲了敲桌子,滿目欣喜:“哇部長,當眾表白誒,你怎么也不給人家點反應?”

    許珩年正寫字的筆尖一頓,視線掃過唐溫報名表上的字跡,想到那天晚上她窩在他懷里時手感格外溫軟的蠻腰,以及飄散在鼻端,滿室馥郁的發香。

    察覺到自己的耳根燙紅了一圈,他沉默著抿起唇,許久之后才找回自己沙啞的嗓音:“…下一個吧。”

    回到教室心情復雜的寫了會兒作業,抬起頭來才發現離放學只剩下二十分鐘的時間。明天是周末,全天自習,不用擔心作業的問題,再加上紀檢部今晚在面試,沒有人管著,教室里一點都不安分,全都蠢蠢欲動地等著鈴聲敲響。

    后排的孫菲菲戳了戳她跟宋梓珊的背,問她們要不要一起玩真心話大冒險。宋梓珊心想反正也學不下去了,干脆就說動了唐溫,兩人一起加入了游戲局。

    游戲的方式很簡單,眾人圍坐成一圈,中間擺放著一支筆,大家輪流轉,筆頭轉到誰,誰就在真心話和大冒險當中選一個,然后轉的人出題給他。

    后排的幾個男生也加入了,其中也包括蘇蔚然,他坐在了唐溫對面的位置。

    “那我先轉了。”孫菲菲一馬當先,轉動了桌子中央的中性筆。

    筆桿飛快地晃著,最后慢悠悠地停在了一個男生的面前。

    “真心話還是大冒險?”她問。

    “大冒險吧!”他挺直了腰板,“男子漢就要勇于嘗試。”

    她緊接著說:“那你親一下坐在你身后那人的頭。”

    他轉過頭去,發現身后坐的是一個肌肉發達的大高個兒,他正坐在課桌上認真地玩手機,目光有些兇狠,而被大冒險懲罰的男生又矮又瘦小,兩個人湊在一塊,差距看上去有點萌。

    宋梓珊幫腔:“哇,快親!”

    男生驚訝,哆哆嗦嗦地都說不出話來了:“親哪里!?”

    孫菲菲擺手:“親頭啊你忘了!?愿賭服輸呀,說好的男子漢呢!”

    他一聽,生怕損了他“男子漢”的尊嚴,挺了挺胸脯,轉過頭去敲了敲大高個兒的桌子。

    對方打游戲正上癮,兇巴巴地嚎了句:“干啥啊,我打完這一局。”

    男生被嚇得腿都有些打抖,見這邊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目光看著他,干脆心一橫,捧過大高個兒的臉來,對準額頭就是“么啾”一下。

    這時手機屏幕上突然彈出“WIN”的字眼,男生還沒反應過來,大高個兒突然激動的扔了手機,站起身來大力地拍了拍男生的肩膀:“臥槽!總算是通關了!”

    興奮過后發現男生正哆哆嗦嗦地看著他,疑惑:“你在這兒站著干嘛?”

    很顯然,他剛才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游戲身上。

    “沒沒沒沒沒沒事,”男生顫著聲音,突然伸出手來握了握大高個兒的手,“恭喜你。”

    后者:“……”

    這邊圍著玩游戲的人都是一副笑到不能自已的模樣。

    等他回來之后,游戲繼續進行。因為有了男生的前車之鑒,其余人都不敢再玩大冒險了,都紛紛選了真心話。

    一開始選真心話的問題還比較正常,后來越來越玩的開,就逐漸偏離上了內褲顏色之類的話題……但八卦一向是人類的天性,當筆頭轉到蘇蔚然的時候,提問的小女孩還是挑著眉問了他一句,你覺得班里哪個女生長得最好看?

    這種問題一向是男生們開學第一天的熱聊話題,在座了解蘇蔚然的幾個人顯然都知道他的答案,一時間跟著起哄起來——

    “呦!!!”

    蘇蔚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頸,求生欲望極強的說:“都好看,都好看。”

    孫菲菲翻了個白眼:“你這也太沒誠意了吧。”

    跟他同宿舍的一個男同學用手肘暗戳戳地拐了拐他,又意有所指地往唐溫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蘇蔚然整張臉都紅起來了。

    有人諄諄誘導:“你這表情很有問題呀,別不好意思!”

    “對啊,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哎呀我!”他被調侃的面紅耳赤,看了眼正前方的唐溫,后者在座位上縮成一團,正捧著臉頰好奇地看著他。

    他攥了攥拳,鼓起勇氣說了句:“我覺得唐溫挺好看的!”

    誰知話音剛落,整個班瞬間安靜了下來,緊接著班里響起了嘩嘩收東西以及翻書的聲音,圍坐著的人更是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座位。

    蘇蔚然愣了愣,感覺不對勁兒,下意識地往門口瞅了一眼。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

    許珩年不知什么時候就站在了門口,不動聲色地看著班里的人。

    蘇蔚然提了一口氣,瞬間感覺像是被噎了一下,連忙灰溜溜的低下頭拾起桌上的筆來。

    等到班里沒了喧鬧的聲音,許珩年才信步走進來,停在唐溫的桌前。他微微彎下腰,單手撐在她的桌角,低聲說:“跟我來一下。”

    “啊?”小姑娘看了眼教室里掛的表,這都快要放學了,干嘛去呀。

    但盡管如此,她還是點了點頭,從過道里繞出來,跟著他走出了教室。

    蘇蔚然:“???”

    不是吧,他難得鼓起了勇氣,該不會就這樣被人打斷了吧!?

    還沒到下課的時間,教學樓外的操場一片寂靜,唐溫跟在許珩年身后,一步一步地踩著他的影子。

    溫柔的月色里,他的身形被勾勒的格外挺拔,借著光線,隱隱能夠看到白襯衫下流暢的肌肉線條。

    小姑娘看得有些臉紅,清了清嗓子,試圖轉移著自己的注意力:“就這樣出來可以嗎?”

    許珩年轉過身來站定在她面前,垂下頭,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說:“沒關系,濫用私權。”

    他的眼底盛著溫和的笑意,看著看著,唐溫的心跳突然加速起來,她錯開目光,微吸了口氣琢磨著說:“你還記不記得上小學那會兒,你跟陸淮琛為了保護我,差點在學校外面跟高年級的打起來的事情。”

    許珩年頓了頓,想了片刻,頷首。

    “我一直好奇,為什么第二天見陸淮琛的時候,他的門牙掉了?”

    小學生打起架來基本就是推推搡搡,許珩年護住她之后,跟陸淮琛交流了一個眼神,同時推開了面前圍的最緊的那個人,在喊了句“跑!”之后,分別拽了個女孩朝兩個不同方向跑去。

    在那段記憶力里,她對陸淮琛的印象已經模糊了,剛才面試之后忍不住琢磨,難道他后來被高年級的追上了?

    許珩年微蹙眉心,疑惑:“你怎么突然問這個?”

    她上前一步討好似的牽住他的手,用撒嬌的語氣說:“剛好想起來了呀……我是不是害他被人打了?”

    許珩年輕笑了一下,順勢捏了捏她柔軟的掌心:“你想多了…那天他逃跑的時候被石頭絆了一下,把門牙磕下來了。”

    教學樓某處的教室里,正在草稿紙上畫著電路圖的陸淮琛突然別過頭去,打了個響亮的噴嚏。

    一旁洛顏頓住筆尖,狐疑地問道:“著涼了?”說著就要把披在身上的外套還給他。

    “不是,”他搖搖頭,蹭了蹭鼻尖后,從她的桌子上翻出小鏡子來,照了照八顆潔白的牙齒,“我怎么覺得,我這門牙有點漏風呢……”

    洛顏:“……”文本豪客手機用戶請瀏覽 m.qingaiw.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