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四十二章

作者:叫我小肉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部部宣傳片問世的期間,陸銳明最擔心的,除了聯邦之後的命運,還有自己父親因為他的“叛變”所受的影響,被肯納德一句陸上將自有安排給打發了。

    事實上,陸銳明無比希望可以和自己的父親對話,可現在顯然不是對話的最佳時機。

    武器的力量,可以短時間內摧毀一個世界,而精神的力量,則能讓腐朽的世界從內部進行瓦解。

    除了個人秀一般的宣傳片,陸銳明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走訪了德爾塔星系的角角落落,他采訪那些獨立育兒的Omega,那些在田間勞作,掌握高端技術的Omega,攝影機展示了他們的生活,無論男女老少,沒有任何一個人會因為他們是Omega而逼迫他們呆在家里生兒育女。他們享有一個真正的人享有的自由,不是玩物,不是誰的附屬,更不是生育的工具。

    技術部的人將這些宣傳片用特殊的方式切入了聯邦覆蓋最廣的電視臺的信號之中,無數的聯邦人從起先的驚呆、到羨慕,最後審視自己命運的不公,各地的反抗勢力在肯納德的策動下,逐漸如火如荼起來。

    而陸銳明,顯然是個關鍵的因素。聯邦人民曾經的偶像,不但沒有死,而且被聯邦嫉恨迫害,不得不投靠敵方勢力,如今他回來了,帶來了平等的宣言,另一種生活的希望。

    Omega開始走上街頭,發出他們從來不被重視的聲音。大部分被欺壓的Beta也加入到了反抗的陣營,甚至有一部有良知的Alpha都開始審視這種性別的不平等是不是應該的。

    聯邦也沒有想到, 幾部宣傳片就會給他們的統治帶來如此惡劣的影響。他們封閉了電視訊號, 陸銳明的聲音從古樸的電波之中傳出。

    年輕的少將聲音穩重,鏗鏘,在黑暗的時期成了人們心中那一點點燭火。

    除了內部的分裂, 肯納德同時煽動了和聯邦關系惡劣,險些被聯邦滅了的其他星球,在這個禍不單行的日子里不斷地圍追堵截聯邦軍部派駐在外太空的兵力。

    戰爭一時間進入了膠著的狀態,聯邦軍部的頹勢卻越發的明顯,他們有兵力、有武器,渴望鎮壓那些有了反抗意識的Omega,然而,除了軍隊里的極權主義者,大部分Alpha的母親、妻子,甚至孩子都是Omega,讓他們對著一群原來自己發誓要守護的對象動手,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不小的挑戰。

    關閉光屏上關於戰爭的現場報道,陸銳明深吸了一口氣,對身邊奶兒子的男人說道:“肖盾,我要回去。”

    “回去,啊?什麼?”肖盾顯然沒聽清楚,再分神抬頭看陸銳明,一臉他瘋了吧的表情:“你這個時候回去是想找死麼?聯邦發了多少獎金懸賞你的人頭。那邊又沒有多少我們的人,你以為那些ALpha會對著你心慈手軟?我們的兒子才三個月!”

    “我知道。”陸銳明站起身來接過肖盾懷里的小胖子。這個孩子有他一半的血統,是他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孩子。第一次將他抱在懷里的那一刻,陸銳明真正感覺到了生命被延續的偉大和快樂,他發誓自己會用生命珍愛這個小東西,像所有的父親一樣,陪伴他成長,見證他的歡笑與悲傷。

    可是,他不僅僅是一個父親,至少現在不是。

    “我父親下落不明,肯納德無法給我一個解釋,另外,叛亂的Omega或許會需要一個指揮官。”一邊用手指逗了逗兒子的小鼻子,陸銳明 輕聲說出了自己的考慮。

    “就算是這樣,那個指揮官也不應該是你!”肖盾要為這個想一出是一處的家夥頭疼了,緩了一口氣,苦口婆心:“你有 更大的價值,那就是鼓勵他們,讓他們不懼怕政府和軍隊的殘忍。你有沒有想過,萬一你在戰場上出現了意外,那群為了自由而戰的勇士可能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勇氣了?”

    “我并不覺得我有那麼大的價值。”事實上,希望和改變的火種已經埋下,烈火燎原只是時間的問題,有他陸銳明,或者沒有,都算不了什麼大事。

    “老天,你太低估自己了。”肖盾再次打開了光屏,指著早起零星的反抗團體影響說:“瞧瞧他們的胸前是什麼?徽章, 大大的L,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那代表什麼!”

    “Liberty,自由。”

    “不,是陸,你的姓!親愛的,你的作用無以倫比,從我告訴肯納德我愛上你那一刻, 這種價值就被肯納德再三地警告我,不能傷害你,他知道你有多重要。”

    “等等……”陸銳明敏感地從肖盾嘴里捕捉到了什麼,把孩子放回了嬰孩車里,皺眉問:“那時,是什麼時候?”

    “額……就是很久以前……”肖盾這才發現自己說漏了嘴,懊惱地在心里罵了聲娘。

    “很久以前,你的意思是,你們一開始就預料到了今天,然後你接近我 ,一步一步地引導我成了那所謂的燭火明燈?”陸銳明有點生氣,他不知道肖盾到底隱瞞和欺騙了他多少東西,至少在他們的關系已經親密到這樣的地步,孕育了一個共同小生命的今天,他還是常常能聽到他泄露出來的只字片語,關於對他的陰謀。

    “不,你不能這麼說……”看他家少將發火的前兆,肖盾忙表現出忠心耿耿,一臉無辜的模樣:“好吧,我們當時最多只是知道你會有這樣的影響力,也希望有朝一日能從內部瓦解聯邦的非人統治。但那絕對不是什麼陰謀,甚至算不上什麼安排。你知道你多難搞……啊別踹,我的意思說你太珍貴了,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愿意傷害你的。”

    “還有呢。”

    “什麼還有?沒有了!之後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那樣對你是因為我愛你,雖然方法可能讓你有些接受不了,可是你摸著良心說,如果我雙膝下跪捧著鮮花給你寫無數封情詩,你會最終感動,然後答應跟我在一起麼?”

    想想也不可能,自己大概會先把他一槍斃了。

    “對嘛!我也想做一個紳士,誰又愿意當流氓呢?可是我太愛你,和你在一起就是我唯一的念頭,所以使用了令人不齒的手段……老天,我為這段已經跟你解釋了無數遍了……”

    “好,不提這個。”事到如今, 這個問題真的已經沒有意義了,雖然每次想起陸銳明還是會對這個強暴犯恨得牙癢癢,自己的妥協也是不爭的事實──誰讓他竟然覺得和肖盾在一起生活也挺好, 雖然他并沒有想過和別人一起生活會是怎麼樣的情況。

    “但是,收起你的價值理論,我要回聯邦, 隔著光屏去看那些人不斷死去,作為一個軍人,那是徹徹底底的恥辱。”

    “我們的孩子──”肖盾扶額,他怎麼可能讓陸銳明回去!

    “有你帶著他我很放心。”

    “能求你不那麼放心麼?你不在了,我就會不讓他喝奶,不讓他睡覺,把他當球一樣拋來拋去,還會讓小杰克舔他的臉。”──小杰克是肯納德養的一只吉娃娃,對這個小小主人似乎非常地感興趣。

    “那也是你的兒子,隨便你。”冰山少將郎心如鐵,似乎什麼理由都已經打動不了他了。

    “那至少讓我們一起跟肯納德商量一下吧? 不能說走就走是不是?你身邊必須要有保鏢隊,還要有偷偷潛入的方式……總之要從長計議。”

    陸銳明露出了一點點滿意的神色:“從長計議,我很同意。”

    肖盾直接想去廁所抹一下眼淚──無論怎麼樣,自己最終會是那個妥協的,誰讓他愛這個可惡的少將,愛到連心臟都奉獻出來了呢?真是報應啊!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