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三十六章

作者:叫我小肉肉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我并沒有打算說服你。只是想告訴你,那孩子承受過你想象不到的痛苦。上帝對誰都是公平的,撇去那些矛盾,他對你的真心,我想整個藍星上的人都知道。”瓦特顫巍巍地從他寫字桌上帶激光鎖的抽屜上按了一個密碼,一個樣式古樸的盒子被彈了出來。瓦特打開盒子,對陸銳明說:“過來,孩子,這是我作為爺爺的,送你的禮物。”

    陸銳明沒有動,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以什麼立場去接受這樣一份禮物。

    “我時日無多了,這個東西,一顆黑色,一顆白色,在他們剛出生的時候融進過他們的胎血。在某些關鍵的時候,有可能能夠救他們一命。我把屬於肖盾的那一份給你,我想,他無比愿意把自己生存的機會給你,即使你口口聲聲還聲稱他為敵人。”

    那是一個淚滴型的項鏈墜子,肯納德那顆是黑色的,而肖盾是白色的。

    因為身體里有過肖盾血清的緣故,陸銳明對有著肖盾胎血的墜子有著特別的感應,那種親切舒服的感覺,讓他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之時,就握住了瓦特交給他的墜子。

    “戴在胸口,像把他的心貼在胸口一樣。我真高興他能夠找到愛人,還能夠和你共同孕育生命。無論未來你們的關系是不是有所進展,請你記住了,他的生命在你手里,這是我們藍星人對愛人最珍重的承諾,希望你能回饋他同樣的珍重。”

    手里的白色墜子微微發著熱,像一個燙手山芋,摔不得,又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如果瓦特爺爺是今夜前給他的,陸銳明或許還能拒絕,在他們剛剛又一次親密地做愛後,陸銳明發現自己竟然是猶豫的、心軟的。

    “我……我知道了。”勉強地戴在了脖子處,讓吊墜貼近心臟,陸銳明嘆了口氣,自己大概真的不能像想象中那樣對肖盾下手了,把他的命脈捏在手里,卻一點都不想傷害他,大概被聯邦拋棄的自己,已經不再是原來的自己,軟弱透了吧。

    即使接受了這個可能對肖盾而言很重要的東西,陸銳明也沒打算告訴肖盾。這是一種下意識的反應,他們兩個的牽扯已經夠多了,再這樣下去,自己可能真的沒有辦法再做回原來的自己。

    出了房間,陸銳明便把墜子取下來,放在貼身的口袋里, 回到肖盾的房間。

    “親愛的,瓦特爺爺跟你說了些什麼? 是不是給你發紅包了?”男人等他等得心焦,見他回來,像大狗看見主人一樣,就差把他撲倒了。

    陸銳明用一個指頭就把他推開:“沒說什麼,我累了,洗澡。”

    “奇怪,竟然沒說什麼,我覺得好歹也要跟晚輩說一些百年好合之類的祝福話吧。”抱著蛋,肖盾尾隨著陸銳明在浴室門口停下:“寶貝,請問我今天能跟你一樣睡床嗎?”

    浴室里傳來嘩嘩的水流聲,但并沒有傳出陸銳明的拒絕。既然不拒絕,就當是默認了。今天他終於可以睡在他心愛的少將邊上,把他們的蛋放在兩人之間,這樣的想象都讓肖盾打心眼里快樂起來,哼著歌,開始計劃明天的行程。

    按照肯納德給他們定下的目標,他們需要花一周的時間把交給瓦特一家管理的農務數據全部收集起來,以便於做一年的糧食儲備預算。和聯邦開戰的陰影一直籠罩在德爾塔星系的上空,所以糧食、武器,一直是肯納德非常重視的數據。

    陸銳明在瓦田呆了一周後,對這個地方也極有好感。這里的人淳樸熱情,沒有性別之分,讓他感覺格外的舒服和自在──要知道,即使在Alpha地位很好的聯邦,作為一個A,他所到之處都會被人評頭論足。那些人似乎對A有著精細到細枝末節的標準,社會的方方面面都把這種無形的壓力傳給了A。

    就像一個O不應該在成年後隨意和陌生人說話一樣,成年後的A必須孔武有力,精神力值達到基礎以上的標準。

    在那個號稱自由的國度里,誰都沒有辦法享受自由,無論是奴隸還是奴隸主。

    奴隸?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想法?陸銳明被自己腦中閃過的念頭驚了一下,才來到藍星沒有一個月,他竟然對聯邦的一切充滿了負面的情緒……

    “好了我知道這里很美,人也友好熱情,可是我們得走了,下一站是能源區。 我想你也會喜歡那里的。”一周時間一晃而過,肖盾已經收拾好了行李,帶上那顆寶貴無比的蛋,準備出發去下一個地方。

    大同小異,接下來他們去的每一個地方,幾乎都只有Omega在各個崗位工作,這在以前的陸銳明來看都是不可思議的,可事實上他們真干得不錯,至少每一個區域都能交出讓肯納德滿意的工作總結。

    這也是陸銳明第一次有機會站在另一個平臺去觀察一個星球的管理,大到政策的制定改變,小到某個家庭的溫飽,走遍藍星的幾個月里,他和肖盾所經歷的比他當了近十來年的軍人生涯所經歷的要多得多。

    令陸銳明動容的是,回到藍星後的肖盾,似乎收斂起了他所有在聯邦時表現出的狠絕和無恥。他是人民所愛戴的殿下,沒有一絲的高高在上。他寬容溫和,在粗礦的外表之下,行為卻體貼細膩,尊敬老人也喜歡孩子。

    總之,陸銳明感覺卸下了武器的肖盾和他認識的肖盾并不太一樣。比如,他從前就無法想象肖盾肩膀上坐著兩個一歲多的娃娃,手上抱了一個,腿上還掛了兩個……

    “親愛的不行了,快幫把手,這群熊孩子太能鬧了。”在他的金發快被肩膀上那個抓禿之前,肖盾果斷向坐在一邊看書,沒事人一般的陸銳明求救。

    哦不,也不能說他無事可干,事實上,他把蛋貼身放著,保護得很好。

    陸銳明涼涼地瞥了他一眼,根本沒打算理他。這個活,是他自己硬生生接下的。今天他們走訪的地方是一個孤兒院,這本來并不在他們的計劃里,不過肖盾似乎和這里的院長有些舊情, 於是忙里偷閑地帶陸銳明 來感受一下小孩子的活潑可愛。

    結果滿屋子十來個孩子就把肖盾當成了他們的大玩具。至於陸銳明,再小的孩子也有本能,那個冷冰冰的叔叔,最好還是離得遠一點吧。

    一時間,玩笑聲、哭鬧聲、叫聲此起彼伏,夾雜著肖盾的聲音。

    “你真的見死不救嗎!我快要窒息了,喂小鬼,不許揪我的耳朵!”像個孩子王一樣和小孩子們鬧來鬧去,肖盾已經完全不顧形象了。

    “還有你,為什麼在我的衣服上擦口水?喂不要玩我的皮帶啊,那個叔叔看著呢!”

    一個肖盾頂三十個孩子,鬧得陸銳明根本沒法看書。於是果斷地站起來,冷冷吼了一聲:“都住嘴!”

    一整個屋子安靜了下來,連剛才在哭鬧的小娃娃都停止了哭泣。

    “你,”指著一個大概十來歲的孩子:“去把繪畫工具拿來,分發給五歲以上的小朋友。”

    又對另外一個比較大的孩子說:“你去把五歲以下的小朋友帶到我這里來,只要乖乖地不哭鬧,一人一顆星星糖。”

    最後面無表情地望著肖盾:“你,坐到那邊的椅子上去當人體模特,小朋友誰畫這個叔叔畫得最丑,可以吃到星星糖。全部畫完後,還有蛋糕吃。”

    “哇唔!”孤兒院的小朋友本來物資就不算豐富,溫飽是有,可是星星糖和蛋糕這種奢侈的食物,是逢年過節都難得吃到一次的,一聽這個冷冰冰的叔叔說有好吃的,全部從肖盾身上跳下來,不理模特叔叔了。

    畫具已經分發完畢,五歲以上的小朋友占了七個,一人一個座位,開始像小畫家一樣,畫那個高大的叔叔。另外四個小朋友太小了,陸銳明把他們放到嬰孩椅上,一人一根糖打發了他們。

    終於可以清靜些了,看到那個男人當真乖乖地聽從自己的指揮,坐在椅子上擺出各種奇怪的造型,陸銳明嘴角微微揚起,馬上又控制住了。

    等到院長回來他們就可以解脫了,這種奶爸的生活,真是太不適合他了。

    小朋友畫圖不需要多久,小丑肖盾的畫像一張一張送到了陸銳明的手上。大部分的繪畫都只有輪廓而且很抽象,有的在肖盾的鼻子上畫了一個小紅球,有的把肖盾的眼睛上畫了小星星,還有人干脆把肖盾畫成了胡子拉碴,滿臉雀斑。

    受了打擊的男人嗷嗷大叫:“叔叔我明明那麼帥!哪里有胡子和雀斑了!你們這群小鬼真是太過分了!等等,這張……是誰畫的?”

    只見一張蠟筆畫上,不僅僅是一個男人,而是兩個。金發的那個,臉雖然抽象了點,但是憑借頭發的顏色就看得出是肖盾,而另外一個則是黑發的,兩人手牽著手,嘴巴彎彎,眼睛也彎彎,一手還牽了一個小寶寶。

    “是,是我……”一個五六歲模樣的小男孩弱弱地舉起了手。

    肖盾把他抱起,重重地親了一口:“你畫得最好了,叔叔和那個不說話的叔叔就是那麼帥!來,星星糖給你兩顆。”

    “哇!我們也要!”

    陸銳明好不容易得來的一點點平靜,頃刻間又化為了烏有。所幸吃完了糖,就到了分蛋糕的時候,一個碩大的蛋糕是肖盾來這里之前就訂好的,這些小朋友戰斗力不行根本吃不完,等他們狼吞虎咽了很久還剩下一大半時,肖盾喊道:“親愛的,一起來吃吧。”

    “不餓。”誰要和一個大熊孩子和一群小熊孩子一起吃被他們的黑手弄得臟兮兮的蛋糕?

    然後,也不知道肖盾在剛才那個被他親過的孩子耳邊說了些什麼,那個孩子竟然捧起了一塊蛋糕來到陸銳明的身邊,踮起腳尖,在陸銳明的臉上滑下一道奶油印。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