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第33章 三十三點甜

作者:顏溫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一秒記住【文本豪客 www.raecbr.tw】為您提供最快更新!    學校外那條街道種滿了法國梧桐, 遮天蔽日的濃蔭如山河般綿延,將晨霧下的陽光剪得細碎。

    街道有些寂靜, 只有一些跑校生行路匆匆,顧不得欣賞周圍的景色, 只顧搶時間往校門里鉆。

    唐溫拐過巷角,一路騎到學校對面的大樹的樹根旁,單腳支在臺階上, 停下車子:“我們在這兒下來吧?門衛不讓騎自行車進去。”

    況且學校里有很多人認識他, 剛才騎過來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看到了。

    她話音剛落,抬頭就看見陸淮琛正騎著車子往這邊趕來,后者自然也看見了他們,瞳孔微微放大, “吱”地一聲停住了車。

    車子忽地停住把坐在后座上的洛顏嚇了一跳, 下意識地抓緊陸淮琛的衣擺,詢問道:“怎么了?”

    緊接著就聽見他嘖了一聲,用極其不屑的語氣開口:“許珩年你真無恥。”

    洛顏:“???”

    她狐疑地探出頭去看, 剛好看見許珩年從唐溫的后座上站起身來,單肩斜挎著書包, 氣定神閑地整理了一下褶皺的校服。

    “……”

    許珩年懶得搭理陸淮琛,抬手看了眼腕間的手表,發現已經接近早讀的時間,上前握住龍頭,對唐溫說:“你先上去吧,我去停車。”

    唐溫遲疑地下車, 站到臺階上:“你行嗎?”

    一個一米八幾的人推著一輛粉色的自行車在校園里走,怎么想都很別扭。

    “沒事,”他用指尖輕敲了敲車把,微微挑眉,提醒她說,“今天是主任查遲到。”

    唐溫提起呼吸,一想到教導主任那張兇神惡煞的臉,就覺得背后涼颼颼地只灌冷風,皺著小臉說:“好吧。”

    陸淮琛看向洛顏:“你們一起走?”

    她提了提書包的肩帶,答應說:“好啊。”

    進了校門,許珩年和陸淮琛雙雙推著車子朝自行車棚走去,后者看上去心情不錯,開學第一天竟然就吹起了口哨。

    許珩年投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過去,他立馬接收到了,飛快地說——

    “你可別誤會,她昨天把車子放在學校里了,所以我才帶她來的。”

    “哦?”

    他還什么都沒問,他倒是解釋的夠快。

    等到將車子停放整齊之后,兩人又朝教學樓走去,走在路上陸淮琛又突然想起來,問道:“你是怎么做到,讓人家妹子帶你的???你又不是沒車……”

    他挑了挑眉,面無表情:“你猜?”

    陸淮琛琢磨了一會兒,試探著問:“你該不會……把自己的車帶扎破了吧!?”

    “……”

    看見他臉上的神情,陸淮琛倒吸一口冷氣,緩緩道:“你簡直太卑鄙,太無恥,太無理取鬧了……”

    走到樓口的時候,他忽地頓住了腳步,一想…反正洛顏的車子也在學校停著,不如……

    他這么想著,轉身又折了回去。

    許珩年疑惑:“…你干嘛去。”

    “扎車帶!!!”

    上午的數學課還有一些問題沒有搞定,跟宋梓珊一同吃完午飯后,唐溫便獨身一人回了教室。

    教室里闃靜無息,她將前后門都關上,接滿水杯放在桌角,坐在座位上認真看起題目來。

    午后的空氣滿是倦意,看著看著,眼前的景象就逐漸模糊成一片,哪怕支著額頭強迫自己清醒,也無濟于事。

    唐溫不知道自己什么時候睡了過去,課桌枕著很硬,隔得她雙臂一片痙攣,而且她斜前方那扇窗戶并沒有關,涼風穿堂而入,從她的后頸處拂過,有些冷。

    但她的意識像是被海草拽進了深海,怎么掙扎都清醒不過來。

    半夢半醒間,她察覺耳邊隱隱約約傳來了腳步聲,很輕,似乎那人是刻意放輕了腳步,一點一點地靠近她,下一秒,斜前方的窗戶被輕輕關上。

    那打著旋兒亂竄的冷風也逐漸消匿了。

    迷糊著,她感覺身上落了一件外套,披外套的人動作很溫柔,那洗衣粉的清香令她又熟悉又安心,就這樣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不知過了多久,她迷糊著醒了過來,睜開惺忪地雙眼,側過臉去,發現許珩年正坐在她身旁的位置上,手邊是她臨睡前做的那套數學題。

    唐溫:“……”

    似有察覺般,他抬起眸來對上她的視線,漫不經心地開口:“醒了?”

    她頭有些懵,瞥了瞥肩頭的外套,瞇著眼呢喃說:“真的是你呀。”

    許珩年支起下巴,捏住指尖的中性筆旋了一圈兒:“什么?”

    “我感覺到有人進來,”唐溫掃了一眼那只印有兔子圖案的中性筆,掩唇打了個哈欠,“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呢。”

    她的臉蛋被手臂壓紅,眼眶中醞釀著一圈柔軟的水意,發頂豎著兩根凌亂的呆毛,看上去很好欺負。

    他忽地頓住轉筆的手,目光垂在她飽滿唇珠上,抿起嘴角,語氣似笑非笑:“流口水了。”

    “啊!?”

    簡單一句話瞬間將她從混沌中拽出來,沒等她抬起手擦,許珩年就先一步伸過手去,輕托住她的下巴,用拇指抹去唇角那一抹濕漬。

    “……”

    他沒騙她,這次竟然真的流口水了。

    唐溫垂下眼簾,感覺自己的臉快要燒著了。

    真丟人呀……

    躲避似的顫了下眉睫,她將視線落在他手邊的本子上,試圖轉移話題:“這是什么呀?”

    上面竟密密麻麻寫滿了字體,再定睛看去,竟是詳細的解題步驟。

    “你不是總說解析都太簡化了?”他掀起眼簾,將筆遞給她,“這樣能看懂嗎?”

    唐溫瞪了瞪眼睛,拿過本子來認真看了看——他竟然把最后兩道大題的詳細答案全都寫下來了,還將每個步驟的知識點都做了標注。

    “哇,”眼底的欣喜壓根按捺不住,揚起眉來,“你太厲害了!”

    她忽然在心底衍生出一種得許珩年得天下的自豪感……

    他嘴角染上笑意,指尖散漫地敲著桌面:“有沒有獎勵?”

    又又又是獎勵?

    他該不會又想要什么稀奇古怪的獎勵吧……

    生怕他在提出令人臉紅心跳的想法,唐溫搶先一步捉住他的手腕:“我們去校外的奶茶店喝奶茶吧。”

    校外的奶茶店?

    看著小姑娘滿眼期許的神色,許珩年細想了一會兒,腦海中浮現出她上次在門外往店里看的畫面——

    他反握住小姑娘的手心,溫聲答應:“好。”

    午后的奶茶店清靜的很,剛推門進去,就迎上滾滾襲來的冷氣,她下意識地縮了縮還未適應的手臂,皺起眉心。

    許珩年察覺到她頭頂上方的空調,將她往身側拉了拉,用身體阻擋住了橫沖直撞的冷風。

    店內流淌著令人心情放松愉悅的輕音樂,奶香氣四處飄溢。店員見兩人進來,和善的說了句“歡迎光臨”,然后將品類目錄向前推了推。

    小姑娘迅速瀏覽一遍,斜看向許珩年:“你想喝什么?”

    他思索了一會兒,骨節分明的指尖落在一個茶品上:“這個?”

    她舔舔唇角:“看上去還不錯誒…那我就要一杯茉香奶綠好了!”

    乖乖地將目錄遞給店員,道了句謝謝。

    奶茶店的裝潢很精美,墻頂懸掛滿了心形氣球,還有一面墻上貼滿了便利貼。她拽著許珩年的手興沖沖地跑過去,發現很多都是少女心思的表白,大體的掃了一遍,還發現了好幾張寫給許珩年的。

    “這個‘L’…是誰啊?”她指著其中一張,念出了其中一張上面的署名。

    許珩年順著她的指尖細看過去,抿著唇搖搖頭。

    這種問題,他怎么可能知道?

    “還有還有這個……”

    她又翻到一張,字寫的很長,字跡很清秀,大體意思是想要很緊他的腳步,希望未來能考同一所大學之類的話。

    看她看的認真,許珩年苦惱的微微嘆氣,有些后悔答應跟她來這個地方了。

    就在這時,懸掛在門口的鈴鐺突然“叮叮當當”地響起,沒等他分神看去,一個略微驚訝的女聲就飄然入耳——

    “許珩年?”

    作者有話要說: 【瞎寫小劇場】

    中午放學,洛顏去車棚推車的時候,發現陸淮琛早早就等在了那兒,正坐在她的后座上無聊地顫腿。

    “……你干嘛呢?”

    “我車扎帶了,你騎車帶我回去唄。”

    “扎帶了?”

    “對啊,”他認真地點頭,“帶都癟了。”

    洛顏疑惑地擰起眉,思索片刻后明白了他葫蘆里賣的藥,笑著用鞋尖輕輕踢了踢他的鞋,“校門外左拐兩百米不就是修車大爺嗎?”

    “……”

    女生故意嗔道:“你快點呀,不然不等你了。”

    “??????”

    他竟然忘了這茬兒文本豪客手機用戶請瀏覽 m.qingaiw.com 閱讀!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