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75:末日之戰!(結局) (1)

作者:翦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275:末日之戰!(結局)

    在先天大帝呼喚妖嬈的同時,他的左手與右手還在不斷廝打,衣袖被狂風直接撕扯成灰,手臂上遍布猙獰傷痕。

    每一擊,都蘊藏著不同尋常的天道規則,或狂風四起,或凝水成冰,七彩幻影,無盡魔息通通籠罩著先天蓮皇那纖長身影!

    有心者只要琢磨透其中一二,勢必將成為一方霸主。因為這是永生境最巔峰的對決。

    這等角力,若靠近青龍之壁,只怕都有直接將壁震碎的可能!

    所以先天大帝帶著沙耶那遠離魔海,騰升到初元虛空!

    隨著先天大帝“動手”二字的指示,六枚光芒湛湛的靈珠,頓時從妖嬈掌心脫手而出!

    靈珠在她的掌控之下,直接環繞先天身軀,形成一個六棱形的結界!

    “區區小珠,如何能困我身?”

    看到靈珠出現,沙耶那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只不過在這不屑當中,妖嬈終是發現了一絲遮掩不住的謹慎。

    有實力御空至初元虛空的人族與魔族強者,紛紛陸續趕來,依舊保持著分庭抗禮相互制衡的態勢。

    而后悔被先天之魂牽制的沙耶那,終是下了狠心開始將之前投影于數萬強者身上的魂種分身收回。

    雖然每一枚魂種,花費不了他多少魂力,可是因為魂種分身的數量驚人,所以將其匯聚在一起,依舊是個恐怖的數值。

    也許收回這些魂力,就能輕松驅逐該死的先天對身體的控制力,不然他如何在珠陣力量未達巔峰前離開這討厭的陣法?!

    想到就立即實施,很快一個又一個表情木訥的魔族涅和天人強者開始從虛空墜落。

    魂種強者。

    他們早已經被沙耶那以殘忍的手段滅魂奪舍,并在沙耶那有其它需要時無情拋棄。

    從這些傀儡們身上溢出的魔息,張牙舞爪地重新撲回沙耶那體內,而失去魂種控制的魔族尸體,則迅速腐朽掉落,衣物與魔鱗在空氣的磨擦中散發出細小火花。

    也許很快他們就會在虛空大氣里瘋狂燃燒起來,當落入青魔海時便變成一截截無法再分辨身份的焦炭。

    “不!哥哥!”

    終于有魔族強者忍不住,眼眶強忍著淚水沖出去接下被沙耶那拋棄的魔族尸體。

    之前雖然已經知曉被奪舍者靈魂已滅,但是由于親人們的身體在魂種的控制下還能戰斗,所以那種失去親人師長的悲痛并沒有那么明顯。

    而此刻看到尸體真沒有了生機,而且還將最不符合他們生前英勇戰績的方式卑微毀滅,一直壓抑于眾魔心中的不滿與憤怒終于像火山熔巖一樣爆發出來!

    隨著那聲凄厲的尖叫……大量魔族戰士們爭先恐后地擠入虛空,爭搶親人尸骸。

    魔族,一直被人族視為無血無魂的妖物,他們兇殘而無人性,在年幼時就會被家庭驅逐,沒有禮教,不分長幼。

    可是此時魔族生者與死者之間那種極隱晦的感情還是在人族召喚師面前暴露無疑。

    不是冷血,只是表示的方式不一樣而已,一起長大的異姓兄弟,一起修煉的過命交情,相互看不順眼的父子……這些都是魔族最看重的羈絆。

    在一起時,不會有魔族矯情地把這些“小娘們兒”的東西暴露出來,可是失去時,他們眼眶內“小娘們兒”的淚水卻止不住地涌出。

    一個正在燃燒的老魔族從蘇的眼前掉落,他立即召喚小猊將其接起,而后抹去了因為高速墜落而在他紫黑魔鱗上燃起的火花。

    “垃圾,不要褻瀆我師傅!”

    一個紅著眼的黑鱗魔族戰士氣勢洶洶地俯沖而來,瘋狂地從蘇手里搶回了老魔族的尸體,而后帶著一臉殺氣警惕地后退。

    蘇被那黑鱗魔族戰士驚得一愣,心里本升起了些許惱意,卻突然見對方退出百米后,驀地表情由敵意變得僵硬。

    “謝……謝……”

    抽搐嘴角,黑鱗魔族戰士相當困難地磕巴出一句感謝之辭,而后抱著懷里的尸體,蹲在半空中嗷嗷大哭起來。

    像傷獸般的嚎哭,深深觸動著蘇的心房。

    對方心情的繁雜與無措,他也微微可以體諒。

    這場戰斗,也許魔族比人族失去的更多,他們失去了家人,同時失去了信仰和方向。

    不是不通情理,而是心情早已經繁雜到無言表達。

    默默站立了一會,蘇帶著小猊無聲地離開。

    這樣的場面,在整個青龍莫里斯海域,抬頭可見!

    妖嬈努力結成了靈珠之陣,但此時沙耶那也重新聚合了散落于魂種傀儡身上的數萬魔魂!

    果真如他所想!在魂力回歸之后,先天那張已經褪去魔痕的白皙半張臉頰上,再次隱隱浮動魔息!

    看來識海之戰還有變數,在這一刻,第一魔祖沙耶那的力量壓過了先天覺醒的氣勢。

    “休想困我!”

    沙耶那發出一聲尖銳的咆哮,威武震蕩雙肩,裹挾而起狂風立即以萬鈞之勢向剛連接好的六枚元素靈珠沖擊。

    而由六靈珠上向妖嬈傳來的強大反挫力立即將妖嬈震得虎口迸裂,嘴角溢血!

    沙耶那太強了!

    珠陣頓時分崩離析,靈珠四下滾落!

    之前妖嬈對戰沙耶那,就曾嘗試靈珠大陣,光抵御幾次魔威還勉強可以完成,但若要靠靈珠封印其狂蠻巨力,妖嬈一人,著實無法完成!

    看來先天大帝交付給妖嬈的囑托,注定只是個美好愿景。

    “妖妖!”

    龍覺立即托住妖嬈向后倒飛的身體,極是心痛地看著她蒼白的臉頰。

    大家都已經拼盡全力,他的龍息一半用于龍皇叔融合青龍之壁,另一半通通放在召喚群龍!此時他身后的龍族大軍有上萬龍影浮動,通通用于抑制沙耶那過分狂妄的魔息。

    血十三直接攻擊“先天”的身體,如果沒有這野蠻的永生老頭在此分散沙耶那注意力,先天大帝的真魂亦無法與沙耶那魔魂抗衡這么長的時間。

    妖嬈更是傾盡所有,魂魄離開先天大帝的識海之后沒做半刻休息又來控制六靈大陣。

    她沒有保留自己的半點實力,卻依舊達不到先天大帝期待的效果。

    就連先天大帝本人,都在沙耶那聚魂之后失去了最初強力制衡于對手的氣勢!

    怎么辦?難道就這樣再次陷入敗局嗎?

    看著“先天”清明的左眼再一次閃爍無盡兇光,紅芒泛起,一直在佐戰的原始太尊只覺得一股寒意從足尖迅速涌上心頭。

    靈珠無效,先天失敗……人族還有什么出路可尋?

    而就在一些人族強者如原始太尊一樣開始憂慮之際,魔化趨勢加重的“先天”開始瘋狂大笑,更深程度地折磨著這些老骨頭們不堪重負的神經。

    “你們殺不了我!曾經不能,現在不能,將來……更不能!”

    “我是神!眾生之神,所有生者都必須臣服于我的足下!”

    沙耶那一聲聲喪心病狂的笑聲在天際回蕩,刺耳難聽,讓人心頭陡然壓下巨石,連呼吸都變得困難起來!

    血十三的攻擊速度在減慢,雖然他心中沒有原始太尊那種患得患失的起伏,但現實局勢的確是在向不好的方向發展。

    他的力量已經快要耗盡到底,可是沙耶那對他的壓迫感卻越來越強烈,現在每出一擊,他都要付出比以往更沉重的代價,何況先天大帝的魂好不容易蘇醒的真魂,好像在沙耶那的壓制下漸漸失去了氣勢……

    看著臉頰魔紋再起,雙眸邪光大盛,妖嬈心如野火在猛烈焚燒。她忍不住掙脫龍覺的臂膀,迎風長嘯。

    “前輩!你是先天!”

    嘭嘭嘭嘭嘭嘭!

    六枚靈珠在妖嬈的發力下再次凝聚,被沙耶那魔息拂拭滾落四方的六靈珠從新騰空而起。

    水靈珠擊起水波陣陣!

    火靈珠上升出團團業火!

    風雷珠行天地,發出巨響雷鳴!

    土靈珠巍峨敦實,給人如海陸般厚重的壓迫力量!

    光靈珠銀光湛湛,像是天空中第二枚炎陽!

    暗靈珠亦威壓濃烈,散發出與魔息邪氣截然不同的精純暗力!

    “前輩,你是先天大帝,人族之帝!”

    妖嬈振臂高呼,將六靈珠推進至儼然已經沖破血十三和夜行者防線的第一魔祖身旁,光芒刺目。

    “我……是先天……”

    魔唇之下,極是艱難又細小的聲音緩緩傳出,先天之魂,再次于蓮體內蘇醒。

    “我乃先天……”

    “我乃先天!”

    隨著這四個字的不斷重復,魔眼內的紅芒竟有被壓制的趨勢!

    見先天之魂漸強,沙耶那開始鎮壓。

    “你這棋子!你這螻蟻,根本就不曾真正存于世間,你是我的容器,你是我的傀儡,你沒有真正的靈魂,快給我死!”

    另半張臉,眸光歹毒,面容扭曲,爭奪著“先天”蓮皇身體的話語權,不斷打壓先天大帝抬頭的真魂。

    “我乃先天,先天地而生!”

    先天大帝忽然仰天咆哮!

    沙耶那封不住不屈的意志,先天大帝真魂,于最后一刻爆發出無上神威!

    這是心靈的一種覺醒,是魂威極度施放后一種無法形容的爆炸!

    “存在與不存在,我自己說了算!”

    “傀儡與不傀儡,這是我的人生!”

    吼聲如雷貫耳!激起虛空震蕩!星海搖曳,萬枚星辰因吼聲的節奏而明暗變幻。

    “你認為我無魂,可是我有自己的信仰,不管我是自然而生還是被你創造,我有自己的本心!”

    “先天地而生,為人族而存!”

    “這片大地是我故土,誰都不能……染指它!”

    手指足下,碧綠山海在層層煙云下乍現,于偌大的星空,這渺小一域不足為道,于所有人族召喚師,這里卻是他們代代相傳的故土家園,唯一而不可替代!

    先天大帝的聲聲咆哮與自述,如重錘一樣“咚咚”地敲擊在所有人族強者的心房上!

    他道出了所有人的心聲,或者說,此時他所展現的坦然正氣和超凡的心境,讓所有人在這一刻體會到了人族最強者寬廣無垠的心境,連沾染了疲憊的身體都一同受到洗禮。

    “滾出去!”

    “滾出去!”

    無數人族強者一邊敲擊著自己手中幻器,一邊朗聲咆哮!

    幻器錚鳴,吼聲鏗鏘,氣勢在虛空中匯成聲浪狂潮!

    “把這身體,連同這魂……一起滅了!”

    氣勢強大到萬夫莫擋的先天大帝,用身體拖著沙耶那的兩重邪惡魔魂,大步踏入妖嬈結出的六靈大陣之中!

    此時他衣帶蹁飛,長發輕舞,瀟灑得就像是在虛空漫步的巔峰強者,雖然將與惡魔同歸于盡,臉頰上卻帶著一種尋常人無法復制的杯釋然和從容。

    噔,噔,噔……

    一步步走到六靈大陣最中央,先天大帝真魂竭力抑制沙耶那的反抗。

    “真乃人族第一帝!”

    經歷著這整場浩劫的人族強者們,通通對先天大帝表達出自己心中最純粹的敬仰。

    此帝并非代指平行世界那個破壁者的稱乎,而是凌駕初元人族最強者之上,實力,心境都能讓人真心臣服的神王。

    他的堅定,給人在絕望中信仰,他的無畏,于黑暗中指引人進行的方向!

    最困難的戰役,由他克服,最恐怖的死亡,由他承擔……

    那英俊挺拔的身影,深深地鐫刻在每個人的眼眸深處。

    看到步入六靈大陣內的先天,努力壓制沙耶那魔魂再起,但感覺到死亡威脅的沙耶那,反撲之力極為驚人,依舊散發出磅礴的魔威,不斷橫掃干擾在他身側結陣的六靈珠,夜行者皺著他的眉頭,發出一聲泣血高呼!

    “我們還有什么理由畏懼?此家是我家!我輩何惜此命?!”

    困獸之爭的沙耶那,此時比以往任何時刻都更難控制,所以越到能看到希望的時刻,就越不能大意松弛。

    “老伙計們,上啊!”

    掀起狂風,夜行者疾速御空向暗靈珠撲去!

    “我睜眼天地大光明,我閉目乾坤暗無星!”

    一邊長嘯,夜行者身上一邊騰起出人意料的暗力。

    原本不曾展現過任何暗力的遠古大能夜行者,在被沙耶那剜除雙目的那一刻,體內自行覺醒了無盡之暗!

    他在黑暗中體會到了痛苦,無光和混沌,卻也借由黑暗重新體味了生命的寂靜廣闊!

    此時奮不顧身撲向暗靈珠的夜行者想法很簡單。

    若妖嬈一人無法控制被沙耶那不斷驅逐的珠子,那么他就為珠陣獻身,成為其中一枚靈珠的守護者!

    他來代替暗珠,承接沙耶那魔威的碾壓!

    轟轟轟!

    身體內釋放的暗力與暗靈珠的氣息瞬間交融在一起,在這個剎那,靈珠和人有了靈魂共鳴!

    雖然六靈珠是妖嬈的幻器,但以各虛空世界之力凝煉的元素之珠,在妖嬈的授意下,同時也能接受其它人族強者的意念與驅使。

    原本沒有堅定的執念,暗靈珠卻因與夜行者的結合而突然有了“靈”!

    澎湃得讓人無法想象的暗力在夜行者身上爆發!

    這是暗靈珠借他身體散發的力量!

    “等我!”妖嬈見此景立即咆哮。總控六靈珠的妖嬈無畏從“先天”身上滾滾爆發的魔息,直接御空躍到六靈大陣之上,完全成為此陣陣眼。

    眾人只看到一陣風影掠過眼簾,而后那長裙蹁飛的妖美女修,就以一種頂天立地之勢踏在了沙耶那的頭頂上空!

    現在六靈陣,妖嬈,“先天”,夜行者通通駐足于虛空最上部。

    妖嬈頭頂是燦爛星空,足下是滾滾魔潮,她那么纖細,卻讓人目光灼熱移不開視線。

    好霸道的女子,不過一介涅,卻在這一刻散發出讓人有種頂禮膜拜的沖動。

    有龍在她身側護法,有炎凰交織龍火之中,她就像是人族新生的神王,引領著眾生的希望。

    “他最害怕莫里斯……”先天的話語在妖嬈耳畔回響。

    “他最在意的,是六靈珠……”劍一的遺言在妖嬈腦海回蕩。

    戰火紛飛,空氣中彌漫著濃烈的硝煙。

    “融合吧!順從夜前輩的意念!”

    妖嬈對著暗靈珠指令!

    在此一瞬,時間停滯,萬籟俱靜,妖嬈心中突然升起明悟感。

    “我……”

    輕啟朱唇,妖嬈潔白的齒貝之間清脆彈出一個“我”字。

    妖嬈此時與六靈珠的共鳴感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因夜行者的突然介入,終于讓妖嬈體會到六靈珠存世的真諦。

    這不是她一人的幻器,這不是她一己之力能完全催動的秘法,但是她可以號令靈珠,令它們在其它人身上釋放出最強威能!

    “我,賜予你黑暗的眼!”

    女子嘯聲破開星海,在虛空萬里長鳴!

    素手指向與暗靈珠氣息結合的夜行者,此時的妖嬈,好似莫里斯附體,張息著一股蔑世神王的神圣和威嚴。

    從她口說出的話,每一句都會變成現實,她意念中幻想的虛空之景,都會凝結成真正的場景出現在每一個人眼底!

    嘭!

    只聽一聲巨響,夜行者高束的發帶繃毀,一頭長發立即隨風散落,直接遮蓋他的臉頰。

    長衣在風中撕裂,露出他精健身軀,此時夜行者肌膚泛起湛湛古銅色澤,暗靈珠疾速向他胸膛靠近,并如他本源之物一樣直接融入他的肉體!

    沒有傷口,沒有血痕,暗靈珠徑直消失在夜行者的皮肉之下。

    “我感覺到了,無上的……力量!”

    青筋頓時在夜行者的身體上爆起,原本生命獻祭失去的生機在這一刻逆轉,重新回歸他的軀干!

    夜行者隆隆咆哮,驀然抬起了自己被亂發遮掩的臉。

    所有人驚魂地看到,從夜行者發絲縫隙間透露出兩道恐怖的黑芒!

    灼灼生輝,殺氣逼人,讓人目光不可直視,遙隔萬米依舊靈魂顫抖!

    剜目之處,有漆黑雙眼兀自新生,那是暗靈珠化為的眼眸,醞釀有吞噬燦爛星海的黑……

    好驚人!

    幻器與人共生了!

    人族強者們感受著從夜行者身上散發出的強大威壓,此時任何人都知道,這種融合換來的超級戰力,最終只怕會耗盡生者所有精血靈魂!

    可是夜行者原本就做好了以身獻祭,以魂融陣的打算,若能除掉沙耶那對人族的威脅,現在他所犧牲的一切都無所謂!

    他愿用自己的所有,換一場淋漓死戰!

    “我來了!”

    “還有我!”

    “這等好事,怎么能把我拋下?!”

    其余三位遠古大能,疾速向其它靈珠御空而來,他們與夜行者同生共死,一同進退。

    現在夜行者已入陣中,又怎么能缺少他們相伴左右?

    “為劍極報仇!”

    魘衣心中爆發的是對劍極隕落的無限傷感還有對沙耶那的無盡恨意,她撲向水光湛湛的水靈珠,選擇水靈珠的同化!

    “我賜予你,洪流不滅之體!”

    妖嬈閉著眼睛,全身心地控制靈珠與持珠者的力量平衡,她甚至無法分心去細細分辨撲向靈珠的到底具體是哪位涅大能。

    水靈珠頓時沖入魘衣身體,在與珠體融合的剎那,魘衣體內發出一聲淙淙脆響,而后整個人的身影都變得晶瑩而透明起來。

    體化洪流,抽刀斷水生機不滅……水之天道最深奧的規則。

    王道人選擇的是土靈珠,湛黃的珠體與王道人融合之后立即他右手手心幻化為一枚質地堅硬的寶石。

    妖嬈賜予的“碎魔殺生之手”令王道人的手掌散發出山岳般巍峨的氣勢,好像在他的股掌之下,任何敵人都難逃脫碎骨的刑罰!

    絕心胸前兀自生出一枚火靈珠,一圈圈澎湃的烈火在他身側瘋狂張息。業火蜿蜒盤曲在他雙臂,灼熱的火舌延長出雙手近百米,如同一雙赤煉神鞭,專打虛妄之神!

    四位遠古大能與四枚靈珠融合,頓時綻放出四種截然不同的威壓,天空被黑暗,水藍,明黃,赤紅四色分割,極光照耀萬里蒼穹!

    而四位面色凝重的遠古大能,此時就像是四尊鎮封八方的不動明王,以強大的氣勢漸漸壓迫沙耶那魔魂低頭!

    “神威啊!這乃萬古不見的神威啊!”

    “好強大!從來沒有聽說過莫里斯神王的六靈珠是這么用的!”

    “人族不滅!此戰必勝!”

    在強而有力的靈珠之威的震懾下,無數人族強者心悅誠服跪于虛空,頂禮膜拜著眼前四神鎮魔的恢弘場面。

    “愚蠢,無知!”

    沙耶那沉重地喘息,在六靈陣未達到完美前,他依舊尚存余力反抗!

    此時還有光靈珠與風雷珠虛位以待……

    絕心無不感慨地側目凝視那枚輕盈在風中起浮的光靈珠,如果此時劍極還活著,光靈珠的位置,一定非他莫數!

    夜行者,魘衣,王道人此時心中所想,定與絕心一樣。

    不是看不起其它人族強者,不是不相信別的涅大能的實力,而是遠古五人一起爭戰雷界千萬年,彼此之間建立的默契根本不是他人可以取代。

    這珠陣看似每一枚靈珠都是獨立個體,但其實力量必須保持絕對穩定才能共同發揮最強大的滅魔威力。

    誰能得到光靈珠與風雷珠的認可?誰能與他們四人心意相通?

    站在珠陣之下的人族強者們,各個都心懷為戰獻身的大義,但在這至關重要的時刻,卻鮮少有沖動者不加思索沖入陣中嘗試與光雷二珠融合。

    他們不是怕死,而是害怕自己低微的實力與心境會拖垮好不容易結成的封魔氣勢!

    “老朽,已經活得太久,是時候為人族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了。”

    原始太尊頓了頓,而后將手負于身后,挺直佝僂的背脊,一步步向珠陣走去。

    他的出腳速度看似蹣跚,卻只花費了一息光景,這老人已經站在光靈珠面前。

    原始太尊出面,自然不會有任何人提出異議,血十三是斷然不可能融合珠陣的,因為他一人的永生之威就足以令好不容易建立平衡的陣法破碎。

    而除血十三之外,能與四位遠古涅強者比肩者,當世屈指可數!

    一般天宗涅強者,在夜行者等人面前都自慚形穢,貿然觸動靈珠,豈不是給陣法添亂么?

    現在只有原始太尊這等成名以久,實力名副其實的人物才符合遠古大能們的要求,看到原始現身,夜行者都認可地輕輕點了點頭。

    此人,能勝任這個重擔!

    “妖嬈姑娘,將老朽融入陣法吧!”

    原始太尊伸出雙臂,遙對矗立星海最上空的妖嬈振臂吶喊。

    他那單薄的背影在風中戰栗,長長的白須輕揚而起,衣袍素白讓人心酸,眾人這才發現,堂堂天宗大宗主原始,竟也是如此樸實無華的一個人。

    “光,順從他!”

    妖嬈指尖向下,睨眼盯在原始太尊身上。

    “我賜予你,光耀神洲之威!”

    嘭!

    光靈珠直接沖入原始太尊的身體,頓時引起他軀干的劇烈動搖!

    “呃呃……啊啊……”

    忍不住發出不堪重負的低吟,原始太尊身體徒然弓成一枚蝦米!他緊緊抱著自己情不自禁顫抖的胸膛,一口接著一口拼命吐血!

    眾人可見,原始太尊體內,一枚光芒湛湛的圓珠正在拼命沖撞,一會兒沉入他的氣海,一會兒直沖天靈!

    極不配合!

    這種靈珠的異動,立即牽引夜行者,絕心,魘衣與王道人的不適。

    珠陣在顫抖,震動直接傳達到其余四人身上,夜行者一臉鐵青,魘衣也開始緊皺眉頭。

    “要是劍極還在,那有多好。”

    一滴淚水從魘衣眼角滑落,因為珠陣對原始太尊的排斥,令魘衣更加懷念劍極的存在。

    “必須堅持下去啊!”

    絕心揮動雙臂業火打神鞭,舞出火影重重,大聲鼓勵著支持不下去的原始。

    一定要與四人靈魂同步,才能順利被珠陣接納。

    “老朽多想,為人族做一些事啊……”

    蜷縮著身體,原始太尊咬緊牙關,拼命壓制光靈珠想要沖出自己體內的沖動。

    他低頭,立即映入眼簾的就是初元故土,雖然遠隔萬里,但他依舊可以分辨出青藍的海水,赤紅的大陸。

    心中從未如此滿盈這種自豪!

    曾經與六道仙尊追求的一樣,若有一日,能遠離初元,虛空遨游,將出生的一切低微蠻荒通通拋諸腦后那有多好?

    可是現在屹立虛空之上,原始太尊卻強烈地感覺到自己的血脈與足下大地相連的感覺。

    若無初元,他心無家!

    “我要變成光!”

    突然抬起頭來,原始太尊蒼老的眸子里,升起堅定的神色!

    “我要變成一道光!初元被黑暗籠罩了千萬年,老朽希望自己可以照亮大地,讓家園恢復千萬年前鐘靈毓秀的模樣!”

    在他那震得虛空搖曳的嘯聲中,一道刺目銀光,突然從原始太尊的雙肩激射而出,瞬間沖破層云,將一縷溫柔卻浩瀚的銀光徑直射向腳下大地!

    是的,光認可他!

    悸動結束,陣法施加在夜行者等人身上的排斥力倏然減弱。而此刻的原始太尊已經光芒湛湛,當仁不讓地成為光的化身!

    “宗主威武!”

    “天宗大幸!人族大幸!”

    大量天宗弟子在原始太尊獻身的光芒下痛哭流涕卻又欣喜無比。他們大聲高呼原始太尊的名號,向他致以自己最誠摯的敬意。

    五靈有魂。

    隨著原始太尊的融合,很快最后一枚風雷之珠,成為了聚集世人視線的焦點!

    誰?

    誰能馴服風雷靈珠?誰能填補陣法最后一個缺口?

    被五靈壓制的沙耶那,此時還在陣中橫沖直撞,只不過臉色明顯有了疲憊的色澤,一旦六靈齊聚,就是這邪魔最后的死期!

    世人都在期待最后一位救世主的出現。

    歸元太尊吞了吞口水,在心中計算人頭。

    看看已經凋零不少強者的天宗,此刻還有力量站在虛空中的涅,不過五指之數,而且剩下的老東西實力通通在自己之下。

    “只有我了。”

    抱著這樣的念頭,歸元太尊大義凜然,急沖沖奔到了風雷珠的面前。

    他不想爭當最后的英雄,他不想換取什么傳世的美名,他只想完成這個陣法,結束這曠日持久的末日戰爭!

    “老夫,且來一試!”

    向妖嬈點了點頭,歸元太尊發出一聲洪亮的咆哮。

    只不過他剛觸及風雷靈珠的皮毛,就被風雷靈珠上兀自升起的一股雷霆從頭劈到了足尖!

    轟轟轟!

    雷電劃過長空!

    可憐的歸元太尊,頓時渾身烏黑汗毛豎起,保持著伸手的姿勢石化在半空之中……

    雷轟之后,細小的電光還在他掉渣的臉皮上不斷跳動!

    這根本就不是排斥啊,這是赤果果的嫌棄!

    如果不是歸元太尊有著涅強者強橫的身體,只怕一擊就要被風雷滅魂!

    “咳咳!”咳嗽了幾聲,歸元太尊嗓子眼里冒出幾縷青煙。

    妖嬈極是為難地看了歸元太尊一眼,打心眼覺得對不起他,這次不是她不接受歸元太尊,而是風雷珠太桀驁難馴,何況要適合四位遠古大能與原始太尊的威壓,最后一人,太難抉擇!

    “看來老夫不行。”

    渾身冒煙的歸元太尊,瞬間蒼老了百歲,拖著疲憊的身影,落寞地一步步離開眾人視線。

    再無人發出聲音,因為歸元太尊的實力,早在之前的戰斗中就已被證實,他手持星月八荒星圖,不知道拯救了多少人的性命。

    就算他不是融合風雷靈珠的最佳人選,鎩羽而歸的他得到的依舊是眾人敬畏的注目。

    三位實力達到涅級的世家老祖和無名散修繼歸元太尊之后,無聲地靠近風雷靈珠。

    此刻還有勇氣嘗試與珠體融合的涅大能,通通都已將自己的顏面甚至生命拋諸腦后。

    誰都知道,一旦真與風雷融合,那么等待自己的將是同沙耶那一起隕落的悲慘命運,可是他們還是將融入陣法當成一項最光榮的使命,打心眼希望自己的氣息能被風雷靈珠接受。

    三人中威壓最強大的錦衣老者,先向其余二人點頭示意,而后向前邁出一步,小心翼翼地靠近躁動不安的風雷靈珠。

    這一次的情況,似乎比歸元太尊的嘗試要成功不少,當錦衣老者完全用手掌緊握風雷之珠后,靈珠看上去并沒有過分掙扎。

    錦衣老者立即面露喜色,好像自己已經將珠體完美融合在身體和魂魄之中。

    “順從他吧!”

    妖嬈向風雷發出指令,可是她心中的忐忑卻一直未被撫平。

    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她就開始懷疑風靈珠的真實性,雖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她總是能在珠體上感覺到一絲沙耶那的陰影。

    雖然因為這種懷疑,她用各種辦法重新淬煉過靈珠,炎凰火,虛空之力,龍神雷霆……

    但是天知道風雷上若真有沙耶那的印記,事情會向什么方向出人意料地發展下去?

    額頭滲出一滴汗水,妖嬈的心嘭嘭跳動。

    其實再想想看,無論是先天大帝還是莫里斯本人都曾那么鄭重地告誡自己,一定要使用靈珠來封印沙耶那的行動能力,那么聰明狡猾的沙耶那本人哪能不注意到這一點?

    這千萬年來,他耐心地吞噬后裔以恢復自己的力量,耐心地培植自己的爪牙,耐心地教導先天大帝成為他的靈魂容器……

    也許他還耐心地從不嘗試斬殺自己,將風靈珠被置換的陰謀留在最后一刻爆發!

    腦海里迅速閃過沙耶那多次可以捏死自己卻一直放任自己活命并聚合六靈珠的種種。

    妖嬈心中突然升起一種極為不好的感覺!

    “不好!只怕他留我,不單是為了借六靈珠的力量破開玄武之壁那么簡單!”

    “都被騙了!都被騙了!”

    就在妖嬈驀然覺醒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破聲!

    “啊!”

    那手捏風雷靈珠的老者,突然在靈珠散發出的毀滅之意下身體爆炸!

    鮮血橫飛,染紅世人眼眸!肢體破碎,骨肉成灰!

    風雷靈珠沖入了他的丹田,引爆了他的氣海!

    好恐怖!

    涅強者的自爆威力驚天動地。

    這場異變頓時在虛空間掀起了一股無比剛猛的殺戮之風!

    涅自爆,威力可直接威脅永生巨擘!

    只不過在錦衣老者自爆的最后一秒,那兩個與他一起靠近風雷靈珠,本準備輪流嘗試引珠入體的涅強者,下意識地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他們不約而同,張開自己所有靈氣,在自爆之風波及整個珠陣前將生命化為守護之力,一層層強裹在方圓百米之內,以蠻力強行截斷涅自爆的七成威能!

    在攔截的瞬間,兩個涅強者也隨著自爆的錦衣老者瞬間斃命。

    也許在前一秒他們相互還是陌生人,只因為同是涅級的人族召喚師而為使命匯聚在風雷靈珠之前。

    但這一秒,他們在一語未發的情況下,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同一條毀滅之路,沒有商量,沒有遲疑。為身后的無數人族強者,留下了一縷生機。

    燦爛似煙火,在虛空怒放一瞬,華麗謝幕!

    人族又有三位涅大能,隕!

    還有三成自爆威力,無法完全攔截。這三成毀滅力量,凌遲著在場所有人族強者的臉,割裂著他們僵硬的表情。

    不過此時最危險的是……六靈大陣,正在遭受無法估量的沖擊!

    不但正面被涅自爆之威橫掃,最重要的是風雷靈珠與其它五靈息息相關,一脈相連,它珠體內瘋狂的意念爆發,能直接重傷已經融合的其它涅五人氣海!

    夜行者黑目溢血,魘衣渾身帶傷,王道人手臂骨碎,絕心雙手折斷,原始太尊半跪于虛空。通通被靈珠反挫力擊傷!

    就連妖嬈都直接口噴鮮血,在狂風中抱胸而蹲,彎折如斷枝一樣!

    那枚引起所有禍事的風雷靈珠,正靜靜懸浮在半空中,散發出陣陣魔息雷光!

    炎凰火,虛空力,龍神威,通通沒能真正抹殺隱藏在珠體最深處的惡念!

    它因沙耶那而凝結,注定為他所用!

    “哈哈哈哈!多有意思,你們人族涅,通通都得死……”

    置身于六靈大陣中的“先天”爆發出一陣酣暢淋漓的瘋狂大笑。

    “太可笑了!太可笑了!莫里斯之前封印我,所用的正是這六枚該死的靈珠,我怎么會在同一地方犯兩次同樣的錯誤?”

    “我是神啊!你們這些螻蟻!妄圖逆神者,通通都得死!”

    在這一刻,沙耶那的確給人一種凌駕萬生之上的感覺。

    他的心思太縝密了,萬事皆沒能逃出他的掌心,縱然他能影響先天大帝的意識,也無法左右當初劍一走入朱雀之壁時對妖嬈暗中留下的那段遺言。

    六靈珠是沙耶那最在意的東西……

    因為有這樣的暗示,才令妖嬈在最后一刻動用了靈珠的力量。

    哪里知道,沙耶那一直在等待的,就是六靈融魂的瞬間?他不費吹灰之力,可以直接解決人族六位最強大的涅強者。

    不!

    事實比他計劃得還要順利,此時已經死了三個涅,而夜行者,絕心,魘衣,王道人與原始太尊只怕掙扎不了多久,也得步錦衣老者的后塵!

    誰讓他們已經無法從陣中脫離?而風雷靈珠已經足以顛覆整個珠陣的平衡?

    在這場算計中,莫里斯與先天通通敗在了沙耶那手下。

    妖嬈左右不了,也改變不了這場毀滅的發生。

    “你這惡魔!”

    雙目充血,眼眶迸裂,無盡的悔與怒意頓時在妖嬈身上爆發!

    現在已經清醒過來,所有人都徹底地掉入沙耶那早布施好的陷阱。

    他被先天覺醒之魂壓制,是他之前沒有預計到的變故,但無論先天大帝真魂是否給他帶來了這么多麻煩,在最初的計劃里,沙耶那都設計到了自己在六靈大陣中“掙扎”的場面。

    小小的意外,不影響最后結局。

    六靈大陣在青龍左眼碎裂的那個時刻就已經對他沒有任何威脅。他只是沒有將此事戳破,留到最后愚弄世人而已……

    多有意思,看著這些自愿“獻祭”的螻蟻在痛苦與掙扎中死亡?

    看著他們以為最后的求生稻草,突然化作絞死他們的那條長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正的風靈珠早就碎了!莫里斯的幻器早不完整,這枚風雷,由我創造!”

    沙耶那的笑聲刺耳又諷刺,像是刀尖一樣狠狠凌遲世人的心房。

    風雷靈珠在他的牽引之下不斷偏離陣位,一旦陣口大開,該死的沙耶那就能自行沖出封印,并逆行陣眼,將五位已經融入陣法的人族涅至強絞殺!

    主動權,通通掌握在惡魔手中!

    “是我太愚蠢了!是我太愚蠢了!”

    妖嬈恨得滴下一滴滴血淚,雖然此時夜行者等人一臉慘白,卻通通沒有向妖嬈投來半點嗔怒與埋怨的表情。

    他們接受死亡,只是不甘在沙耶那的股掌間如此不堪地死去!

    一旦涅再隕五人,血十三將徹底淪為光桿司令,人族再無頂尖強者助陣,他一個獨臂老頭,要如何繼續與沙耶那抗衡?

    人族的頭頂,烏云籠罩。

    的確如沙耶那自己所說,就算沒有整個魔族的支撐,他一人滅卻人族,已經綽綽有余!

    大惡魔!

    此等手段,此等心機,人族強者與魔族大能只能畏懼,卻永不可與他比肩……

    由先天大帝控制的那半張臉,流露出無比震驚和無措的表情。事情的進展誰都沒有預料,此時還有什么辦法制止沙耶那的瘋狂?

    “風雷是你的靈珠嗎?”

    妖嬈目光如炬地高高抬起自己頭顱。

    “不!”

    她梗著脖子咆哮。

    “這也是我的靈珠!”

    “世上諸器,皆有人創造,元素六靈,由人族先輩凝聚,卻被莫里斯而用!風雷寶珠,雖是你沙耶那的作品,但經我手淬煉,由我心滋養,入我手時,便為我器!”

    “它一樣可以殺你!”

    妖嬈的太陽穴下爆起青筋!

    力量,沒有善惡,握在誰的手里就能行使誰的“正義”。既然沙耶那能奪人族神淵塔,那么她也一樣……可用風雷靈珠反噬曾經創造它的人!

    絕不臣服在沙耶那看似不可超越的魔威之下!

    妖嬈沒有因為風雷靈珠的逆轉而喪失信心,反而心中涌起一股桀驁不馴的囂張!

    “夜行者都沒有放棄,我如何能退?我是六靈之主,我才是阻止災難降臨的關鍵之人!”

    這么想著,妖嬈左足狠狠向下一點,借著抬力騰空而起,無畏地向著正自行脫離六靈大陣的風雷靈珠縱身撲去!

    完全沒有因為錦衣涅老者的自爆而產生心理陰影,此時妖嬈想做的,是將自己的身體與風雷靈珠融為一體!

    “順應我的意念,與我融為一體!”

    她是大乘金雷涅,實力完全不在夜行者之下與原始太尊之下,與四人結陣,絕不引起陣法坍塌!

    她是納多多的契約者,也曾進入先天身體親身體會過沙耶那的魔魂之威,有信心暫時壓抑魔息反撲!

    她是風雷靈珠的原主,以自己的氣海丹田滋養靈珠的成長!靈珠不會只認沙耶那而不認她。

    所以她一定可以用自己的身體和靈魂截斷風雷靈珠與第一魔祖沙耶那之間的聯系,將它牢牢控制在人族陣營手里,完成封魔大業!

    世上沒有人比她更適合成為融合風雷珠的人選!

    “師尊!爹爹,龍覺!你們一定要殺了這惡魔!”

    知道自己一旦融合靈珠,成為封魔大陣的組成部分,定然無法走到末日之戰結束的那一刻,妖嬈飽含囑托地向著三人所在的方向吶喊。

    可惜還有很多話沒有對他們講,可惜曾經承諾的一生相守無法兌現,可是妖嬈一點也不后悔自己現在的選擇,至少她能用自己可付出的代價,換得所有人從此平安喜樂,一世繁榮。

    她不后悔的,他們一定懂!

    “徒弟!”

    血十三獸眸突出眼眶,此時心緒繁雜到無法言喻。

    “女兒!”

    阿斯蘭特更是震驚,蒼綠的眸子里寫滿了驚慌失措。

    看不到龍覺,不過一道氣勢洶洶的刺目紅影,竟比妖嬈更快地向風雷靈珠沖去!

    “妖妖你退開,我來!我來!”龍覺一臉猙獰地對妖嬈咆哮。

    在看到風雷靈珠陡然被第一魔祖沙耶那控制的那個瞬間,龍覺立即猜想到了妖嬈現在的表現。

    他對她實在太熟悉,熟悉她什么時候會冷靜,什么時候會瘋狂,就算自己對她叮囑再多次,以她那小野馬不馴服的性子,勢必都會在此刻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為眾人換得翻盤的最后一絲希望!

    與沙耶那的一戰,誰都沒報僥幸存活的心理,不能說夜行者與其它幾位遠古大能理因為人族獻身,而妖嬈卻不能死。

    但在龍覺心里,他最愛的妖嬈,一定要生龍活虎一生幸福地蹦到時間的盡頭去。

    如果此陣還需要一人獻身,那也應該是他!

    “你滾開,騷包!”

    妖嬈看清龍覺正在逼近風雷靈珠的時候,立即露出驚恐的表情,因為龍覺的御空速度明顯超她一頭,而她卻不愿看到龍覺隕落在六靈大陣中。

    “你才滾開,不聽話的臭妖妖,剛才我就說過了,再任性,我就勒死你!”

    龍覺揮舞著手臂,一點都不給妖嬈面子,好像想把她從自己眼前像蒼蠅一樣趕走。

    像小孩子斗氣一樣的吵鬧,如果換在平時,一定會引來人族老骨頭們的瘋狂嘲笑。

    多大的人了?男女道侶還如此露骨地相互表達著膩歪愛意。

    可是現在沒有人笑得出來,只要能聽清二者對話的人族強者,心中通通升起一股極心酸的感覺。

    這二人相爭相斗,竟都是為爭誰先赴死。

    因為兩人都有可能挽回局面的強大實力,所以為了保護彼此,竟露出相互敵視的表情……好生濃情。

    “原本老朽一生不可超越,是因封閉了自己七情六欲之心。”

    融合光靈珠的原始太尊發出一聲源自靈魂的感嘆。

    “我族小輩,能以區區百年陽壽窺見涅天道,也許并不完全是因他們天資卓越,而是因為他們放任情懷,不服教條,堅持本心。”

    看著妖嬈與龍覺二人的身影,原始太尊露出羨慕與追憶的表情。

    青春最寶貴,真情最難尋。

    若再來一次,原始太尊絕不會走封心封情的天宗清修之路。

    若再來一次,他真心祝福眼下這對璧人能雙雙活命,遠離第一魔祖沙耶那帶來的死亡陰霾!

    “真是惡心!你們不覺得滲人么?”

    極為輕狂并帶著赤果果鄙視之意的譏諷聲突兀地灌入妖嬈與龍覺的耳際。

    此時突然有道威壓亦不遜色的白影沖入風雷靈珠異動的范圍之內,與妖嬈和龍覺爭奪起最后的入陣名額。

    姬天白眉目湛湛,一身銀光。

    幻袍有狐尾拖曳,毛皮下蜿蜒著他墨色長發,極致雍容。

    他下巴尖尖,俊臉帶著不加遮掩的嘲諷之意,薄涼的唇間吐出的,通通都是極盡所能的揶揄。

    這家伙從開始到最后,都是這高端黑的性格,每次出現在妖嬈和龍覺面前,都讓人覺得世上已經找不到比他還討厭的人物。

    “你怎么還沒死?!”

    龍覺真不明白姬天白怎么沒在之前激烈的大戰中隕落,現在又出來濁人眼睛。

    “等你融陣而死,我好奪走你所有的一切啊……”

    姬天白一臉欠扁,狹長的眼瞼一閉又張開,濃密睫毛輕顫,不為龍覺的話置氣,反而冷笑著將眸子向妖嬈所在之處微微瞟了一眼。

    這意味不明的一眼,頓時看得龍覺渾身冒火!

    要是該死的沙耶那沒把姬天白挫骨揚灰,那他戰后絕對親自動手!

    只不過姬天白未把龍覺的殺意放在眼里,而是又轉頭向妖嬈呵斥:

    “妖嬈,退下吧。”

    面對妖嬈,之前臉上的賤人模樣立即煙消云散,姬天白面容之威嚴冷酷,只讓人想起雪山萬年不化的冰川。

    “我才是應該被永記歷史的救世主,我才是超越你而存在的人族涅!”

    “這份榮耀是我的!”

    “你曾經剝離我所有驕傲與尊嚴,今天你必須加倍奉還給我!”

    擰著眉心,姬天白如討債鬼一樣對妖嬈狠狠吼叫。

    這人一定是瘋的!

    妖嬈瞪大了眼睛,實在無法理解姬天白此刻不要命又變態的要求。

    如果他真的可以駕馭風雷靈珠,那他去死吧!她還希望留著自己性命去做更重要的事情呢!

    雖然心中一點都不可惜姬天白的命,但抱著最后生機絕不可失的強烈執念,妖嬈還是從鼻子里哼出一句:

    “姬天白,這不是兒戲,你也用不著賭氣,不要拿人族最后的生機開玩笑。”

    妖嬈沒有想到自己的這句輕視,直接換來了姬天白天崩地裂的憤怒!

    “我說了,你退下!螻蟻!”

    面色乍變,此時姬天白雙目怒瞪,臉頰緊緊繃在一起,皮膚下的血管都迸露出來。

    “你不配與我爭鋒,被載入史冊供人瞻仰膜拜的是我姬天白而非你妖嬈!”

    “我是人族甘霖,我是人族末路的回天之道!這千載難逢的榮耀,定只能鐫刻我的身影!”

    “我比你強!”

    “休搶我的東西!我要萬人矚目,永垂不朽!”

    姬天白的一聲聲咆哮,底氣十足,威壓驚人,如雷暴般震動著虛空稀薄的空氣,而從他身后瞬間爆發出的萬千赤紅血線,也如瘋狂的妖邪幻獸一般,帶著無法抗拒的殺意向妖嬈當頭蓋來!

    看來這廝是認真的!

    他就是為搶最后一位融陣人的榮耀而來!

    血線的數量,出乎意料的多,完全不同于妖嬈之前見過的程度,好像瞬間縱伸萬米,所挽起的分枝,像深海幽靈一樣,張揚出令人膽顫心驚的強大力量!

    血線延綿看不到盡頭,半個虛空都被紅影遮蔽!

    好像每一枚血線都有獨立的意識與靈性,只要攀附在人身上立即會吸空對手靈氣與骨血從而壯大自己的聲勢。

    比蛇陰毒,比蟲滲人!

    就連站在戰域外圍見慣了各種毒蟲魔物的魔族強者們都紛紛聞之色變!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看上去光芒湛湛的人族涅強者,使出的幻技如此黑暗。

    “嘶!”

    可不想陣未融前就被姬天白重傷,前方的妖嬈與后方的龍覺不約而同將頭一偏,躲過了姬天白瘋狂的攻擊,可是這一偏一藏間,時機已失,終是讓姬天白一手握緊了正在脫離陣法向沙耶那飛去的風雷靈珠。

    “順應我的意念,我是你的宿命!”

    終搶占先機的姬天白手握靈珠,狠狠咆哮。

    完全拋棄妖嬈對靈珠的授意,姬天白自行將雷光暴動的風雷靈珠塞入了身后密密層層的無邊血線當中。

    沒有人在此時看好姬天白的表現。

    他只不過是一個不出名的小子,也許曾經在世人面前打過幾次照面,只有為數不多的下宗長老還記得姬天白在魔族混跡的日子。也許他最近是得到了什么逆天的機緣成功步入涅境界,可是他妄圖控制風雷靈珠的舉動還是立即遭到眾人的質疑。

    “小家伙,你也許是好心助陣,但若再引起陣法躁動,我們幾個老骨頭就承受不了了。”

    王道人按著好不容易重新接上的手腕碎骨,一臉糾結地說道。

    雖然打心眼里不希望妖嬈與龍覺之中任何一人陪著自己走向地獄,但說實話,他只認可那二人的實力。

    “胡鬧!快把珠子交出來!你不會也是沙耶那的爪牙來搗亂的吧!”

    絕心絕對沒有王道人那憨憨的老好人脾氣,直接氣勢洶洶對姬天白怒吼起來!

    此時沙耶那正在全力沖擊六靈之壁,雖有先天真魂在前壓制其魂威,后有不完整的五靈在封印他的力量,但是第六珠若還不成陣,這等局面即將翻盤!

    人族不能再痛失最后的機會了!

    姬天白面對眾人的指責與唾罵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以完全不符合他年紀的陰冷目光,淡淡掃視全場,從幽暗的眸間透露出徹骨之冰寒,直接讓還想開口說些什么的人們乖乖閉緊了嘴巴。

    下一秒,他身后猙獰而妖冶的血線,開始出現人肉眼可分辨的異變!

    噼里啪啦!

    先是雷鳴聲響!

    而后血線根根脆裂!

    不過此刻眾人才發現,張揚于姬天白身后的萬千血線都不是實心,剝落表面之后,從血線內部綻放出來的,居然是……

    漫天雷光!

    雷霆極烈刺目,裹挾著純正神圣之意,瞬間從眼眸刺入人心,扎得人淚腺滾滾液體不由自主噴灑而出。

    那是雷的化身,一點都不虛假!

    銀光與雷霆交織,直接將姬天白鑄造成御雷明王!

    瞬間融合了!

    甚至比預想中妖嬈或者龍覺入陣,帶來的陣法震動更小!

    姬天白的實力,完美平衡四位遠古大能與原始太尊間的差異,像是此陣最無可替代的融陣之人,一時之間其余五位的存在感,竟被他一力抹殺!

    “這不可能!”沒有受到反噬的王道人愕然大叫!

    “渾然天成!”夜行者漆黑的雙眸下綻放出璀璨的精芒。

    原本還想著推開姬天白,阻止這場鬧劇的妖嬈與龍覺,直接石化在半空中,完全無法接受眼前發生的事實。

    為何沒有陣法激蕩?為何風雷靈珠會如此順從姬天白的意識?

    此時最震驚的還不是人族眾強,而是在陣中呆滯的第一魔祖沙耶那!

    “自爆!自爆!自爆!”

    沙啞的指令在沙耶那嗓子眼深處回響,可是除了令姬天白銀光更加燦爛,這自爆的指令沒有半點用處。

    “回來!回來!”

    伸出顫抖的魔指,沙耶那拼命想要喚回風雷靈珠的呼應,可是除了心意微微有些感應,風雷靈珠并沒有從姬天白體內破體而出!

    “這不可能!”

    擂打著六靈大陣的壁壘,沙耶那狠狠吐出一口鮮血,而后開始瘋狂暴動!

    眼見著自己居然無法駕馭風雷靈珠,他根本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難道真如那妖嬈女修所說,他自己創造的幻器,也可以用來封殺他自己?!

    一旦陣勢圓滿,他就真的逃不出去了!

    “我想起來了,你是萬劫!”

    腦海中閃過無數天魔子的虛影,手指姬天白雷光湛湛的背影,沙耶那嘔血而泣!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先天之魂立即在身體內狂笑,雖然他也沒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從內心深處真切體會到沙耶那的惶恐,他可是由衷地暢快啊!

    “你你你你你……”

    手指姬天白鼻尖,之前還極為厭惡與排斥他的遠古大能絕心被憋得說不出話來。

    “我是天下唯一能在沙耶那魂力吞噬下保留自己本心的天魔子。”

    姬天白揚著下巴,無比自豪地說道,完全忽略他之前還有個血十三的存在。

    此時當著所有人的面,將自己墜魔的可憎歷史通通洗清,才是他一生最得意的成就。

    姬天白挑釁地看了妖嬈一眼。

    這一眼帶著無上的驕傲,因為她曾把他銀光碾于塵,而他卻終是從泥中爬起,重新站回了云巔上!

    “所以我能制衡珠體內沙耶那的意識,我才是融陣的最佳人選。”

    清朗的聲音在風中傳遞。

    的確如姬天白所說,與妖嬈相爭落敗時種于體內的死亡血線,讓他在被魔魂吞噬的過程中修煉成抗衡沙耶那魔魂入侵的秘法。這秘法時能完美安撫風雷靈珠在沙耶那與妖嬈之間難擇正主的彷徨。

    因為姬天白的氣息既黑暗如魔,又光明若神王!

    此時夜行者,絕心,王道人,魘衣,原始太尊對姬天白的融陣通通無話可說,心悅誠服!

    沒有時間給這些因不同原因融陣的人相互交流感情,血十三已經醞釀好了最后一擊的力量,只能六靈大陣完全發動。

    “妖嬈,殺陣已成,你離遠點罷!”

    夜行者對著妖嬈點頭,漆黑的眸子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算是最后的道別。像他們這樣的老妖孽,死亡已不可怕,只要能終止這延續了千萬年的人魔戰爭,他們覺得死亡亦是一種解脫。

    “前輩們,保重。”

    妖嬈蓄著淚水,對四位遠古大能和原始太尊深深地一拜,而后向后退去,接下來,應該協助血老頭對沙耶那發起最后的攻勢了。

    “記得日后也要常常拜我,我要留名萬古……”

    姬天白亮著雪白的牙齒,昂首站在妖嬈跪拜的方向上,意氣風發。

    最后這一眼,依舊讓人無法抹去心底厭惡的感覺。

    妖嬈抬頭瞪了姬天白一眼,對于這種除了地位聲名以外任何東西都無感情的妖怪實在無法認同。

    雖然她感謝姬天白的獻身,但同時她也明白,姬天白此舉并不是為守護家園故友,而是在恪守自己心中早已扭曲的榮耀。

    “我會拜你,謝謝你所做的一切。”

    妖嬈淡淡說道。

    如果姬天白一生執念就是超越自己,站在人族巔峰,那么此刻她定竭力滿足他腦海中一切虛妄幻想。

    “保重。”

    留下最后一句囑托,妖嬈挽起龍覺轉身便走。

    “我還想要!”

    姬天白絕沒想到妖嬈在最后一刻竟對自己低頭,雖然有些寡淡,卻不含嘲笑譏諷,而且他素知她心性,無論什么東西,只要說出口……她一定會拜的!

    姬天白幽暗的眸底迅速掠起滾滾狂潮,那洶涌澎湃的洪流任憑他如何壓制都無法在保持完美無瑕的模樣。

    她總有辦法讓對一切都暗藏于心的他,破功。

    姬天白下意識地向妖嬈龍覺遠去的方向踏出一步,從咽喉最深處發出一聲源自靈魂的渴望之聲。

    “我還想要……”

    “想要什么?”

    細語落入妖嬈的耳,她皺起眉頭回首。

    姬天白看著妖嬈疑惑的表情,立即將自己的下巴深深地埋在蹁飛的狐裘之下,狹長的眸子幾乎已經瞇在一起,讓人只能依稀看到眸中星星點點的光芒。

    抿緊了唇,屏著呼吸與妖嬈對望數秒,好似時間在此刻凝固。

    數秒之后姬天白突然放松繃緊的肩膀,無聊地打了個哈欠。

    “沒有了。”

    淡默到極致。

    妖嬈當然十分習慣姬天白不時發癲的性子,也不追問,便偎依龍覺疾速離開。

    只有當妖嬈將背影對著自己的時刻,那種無盡的蕭索感才重新回到姬天白身上。

    “我還想要……你記得我。”

    無聲對那遠去之人比著口型,姬天白張開了他那雙暗潮幾乎要涌出瞳孔的雙眼。

    再追求榮耀,也不會不憐惜自己的性命,他還不至于那么愚蠢。能讓他自愿獻身的東西,是一件更愚蠢的事情。

    “你想守護她?!”

    夜行者愕然地看著姬天白,雖然大戰在際,無力分心個人私情,但眼下出現的一幕幕實在是太讓他心驚又感慨!

    此時與夜行者一樣想法的,還有守陣的其它四人,四位人族涅的目光,通通放在姬天白身上,既同情又憐憫。

    “你說什么?我不記得了。”

    姬天白無瑕地微笑。

    就在夜行者停止發問之際,眾人更加驚愕地看到姬天白正將自己手指按壓在太陽穴上,從腦海深處決絕地抽出一縷記憶,而后迅速將其碾滅在指尖,并恢復平靜。

    此時他銀光湛湛,完美似神。

    “你……”

    真他媽是個狠角色!

    夜行者把自己的后半句話狠狠地吞到自己肚子里,而后直接轉移了自己的話題。

    “殺了第一魔祖那惡棍!”

    夜行者的咆哮,立即讓眾人把目光重新聚焦在被鎖于陣下的沙耶那身上!

    這下局面真是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原本沙耶那自信到以自己為誘餌,妄圖將人族除血十三以外的最強涅大能在珠陣中一網打盡,可是誰都沒有預料過最后能出現個姬天白。

    就算風雷靈珠是假,更側向于臣服在魔威之下,卻被墮過魔卻本心不變的姬姬白馴服。

    這下真的把沙耶那囚困在了合璧的珠陣之下!

    看到沙耶那正借用先天之體在陣中瘋狂沖撞,夜行者甚至懶得去細細聆聽他怒咆哮的聲音。

    “去死吧!去死吧惡魔!”

    心中只存這一信念,夜行者直接點燃了融合靈珠后自己的丹田。

    暗,光,水,火,土,風雷……

    六種自然元素之力依次點亮,單看一兩股力量,的確發覺不到靈珠大陣的不同,可是當六力結合,立即讓在場所有人感覺到了不可思議的世界之力!

    這是六枚聚集了不同虛空法則的幻器,在力量的相互交織和影響下,依稀有星月炎陽自陣上升起,有日有月,便有落雨煙云,厚土沉積,河流伊始,世界凝聚!

    “天啊!好強大!”

    看著虛空中六靈巨陣的變化,人族強者們頓時發出陣陣感嘆。

    從陣法上散發出的光芒讓他們張不開眼眸,彌漫于空氣里浩瀚而玄妙的氣息只令人靈魂悸動!

    “不!這不公平!”

    “事情不應該是這樣的!”

    “讓我出去!”

    沙耶那在六靈大陣下激烈掙扎,無奈就算將結界壁壘敲擊得凹凸不平上下起伏,也依舊無法沖破完整世界之力圈禁的空間!

    靈珠與六位融陣者同時消磨著他的力量,讓他身體迅速失水,魂威不斷受到沖撞,五臟六腑猶如千萬枚細針在扎。

    “我的戰士!我的戰士們,你們在哪里?”

    無力地依靠在陣壁之上,此時的第一魔祖哪里還看得出曾經意氣風發的模樣?

    直到最后,他才想起呼喚曾經忠心于他的手下,可是那么多魔族涅大能被他奪舍滅魂,此時還能跟在人族強者身后進入虛空的戰士已經寥寥無幾。

    而這些魔族強者中,亦沒有多少人再愿追逐沙耶那的腳步,他們之所以出現在此,是來見證一代暴君的隕落的!

    同族者們眼中的冷酷,令沙耶那心寒。

    不過此刻經歷的一切,都由他一手造就。

    他原本是毋庸置疑的初元第一強者,僅憑一己之力就可顛覆汪洋與海陸,可是他不得人心,也不懂情義,將忠貞者殺死,親手葬送了自己的退路。

    敗于太自信!

    沒有人有力量與他一對一抗衡,但先有魔羧毀滅,箭魚偷襲,后有先天覺醒,涅獻祭……人族以一場又一場慘烈的犧牲,換來了耗死沙耶那的勝利。

    雖然人族陣營強者們也大半凋零,但他們成功地守護了自己的家園,付出的一切終有回報。

    六位人族涅,身體在陣法中散發出熾熱光芒,夜行者的黑暗之眼剝奪著沙耶那強大的瞳力,魘衣治水抽吸蓮皇身體內磅礴的生機,絕心業火神鞭不斷抽打在第一魔祖身上,王道人的手掌,強力封印沙耶那四肢,原始太尊的光芒,對于一切黑暗生靈有著毀滅性的灼傷性,而姬天白掌控的雷霆則在六靈大陣中瘋狂張揚!

    眼見自己已經被魔眾拋棄,沙耶那痛苦地蜷縮于陣法一角,眉目突然斂去所有紅芒,完全恢復一片清明深邃的模樣。

    “阿斯蘭,是我,不要殺我,我還想活。”

    狼狽到了極致的沙耶那,化身為先天大帝的模樣,一臉苦楚地向阿斯蘭特乞求生機。

    “我能壓制可惡的沙耶那,但我不想跟他一起死,你幫我出來,我一定有辦法封印第一魔祖。”

    “先天”口吐鮮血,模樣讓人心酸垂憐。

    阿斯蘭特的臉頰劇烈抽搐,一雙蒼色的眸子深處倏地竄出綠油油的怒火!

    “你怎么這么不要臉,去死吧沙耶那,這絕對不可能是先天會說的話!”

    青筋從阿斯蘭特脖子上爆起,他的憤怒立即傳達到了六位融陣的涅強者身上!

    夜行者加大了自己靈力的輸出,而他的身體則“嘭”地一身,在世人眼前消失得無影無蹤。

    “嘭嘭嘭嘭嘭!”

    后五人也接連消失,陣法的力量卻在這一刻達到了巔峰!

    “血十三,出手吧!”

    夜行者疲憊的聲音從陣內傳來,向血十三輕輕呼喚。

    靈珠抽吸人靈氣的速度和強度,涅大能也不能長久支持,六位融合者已經肉體湮滅,只有靈氣與元神在支持陣法運行。

    這場面讓人族戰者們悲傷無比!

    因為從此之后,世間最強六位涅大能將煙消云散,不過這場面又讓人欣喜,因為沙耶那被不斷消磨,最后被鎖死在六靈大陣之內,等待著這惡魔的,一定是死的結局!

    “有勞你們了!”

    向著融陣的六人抱以自己最崇高的敬意,血十三獨壁一揮,身后立即發出排山倒海的巨響!

    轟轟轟!

    青魔海內青龍之壁輕震,九嬰迅速騰空而起,橫渡蒼穹,瞬間盤踞在血十三身后。

    “皇叔你也來!”

    龍覺招了招手,飛騰在虛空中的無數真龍召喚師與散發尊貴之息的真龍通通向他身側匯聚。

    “炎凰!”

    妖嬈身上重新張息起炎凰火的威能,將她整個人包裹成一團燃燒的火焰。

    沒有了在青龍之壁前的束手束腳,所有還有余力戰斗的人族強者們紛紛祭出了自己的最強力量!

    “殺了這惡魔!初元就安全了!大家上啊!”

    無數光焰流火,從天而落,狠狠向著已經無力癱倒在陣中的沙耶那壓蓋而去!其中最是剛猛的,自然還是血十三的煞威,龍覺的龍息和妖嬈的強力。

    六靈大陣,雖然禁錮著沙耶那的身體,卻并不抗拒從外向內釋放的幻技,一時間虛空萬里火海延綿,光芒完全掩蓋群星的痕跡!

    轟轟轟轟!

    巨響震天,萬刃齊發,通通指向沙耶那所在的方向迅猛爆炸!

    六靈大陣的力量散開來,令人族強者們可以更暢快地釋放手中力量,數個高呼著“自由與吾魂同在”的魔族神諭竟也暴露身份,向沙耶那揮出殺招。

    好像是場繁華的盛宴,爆炸延綿了幾乎一柱香的時間還未停歇。如果在初元大地出現如此聲勢浩大的戰役,只怕初元的天地都能被轟出一個大窟窿來!

    虛空彌漫著滾滾硝煙,而各自散開的六靈陣力并沒有完全湮滅,而是于沸騰的煙云之外,再次凝結成一柄銀光湛湛的寶劍!

    此劍與莫里斯神劍外表一樣,但威壓卻更加尊貴神圣,只怕曾經神王的配劍,其實是以現在橫生于眾人眼前的六靈寶劍為原型仿制!

    一直只張顯防御封印力量的六靈珠,在六位融陣者即將逝去的最后一切,終是向世人呈現出帶有攻擊性的一面!

    當硝煙散盡,“先天”的蓮體狼狽地出現在所有人面前,渾身是血,體無完膚,而且身下凋零著無數干枯的蓮葉花蕊,看上去無論身體還是靈魂,沙耶那都已經油盡燈枯。

    血十三抬頭看了看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