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272:魔族分裂

作者:翦羽本書字數:K更新時間:
    272:魔族分裂

    有九嬰,龍皇叔和玄武共同鎮守的青龍之壁,再也不是“先天”以自己的肉身就能撞開的!

    如果他想喚回自己被鎮封在青龍莫里斯之壁后的第三重魔魂,唯一的辦法就是將位于魔軍身后的魔羧方舟及其上數件極道幻器同時開來。

    不過人族的防線極難攻破,雖然大家無法限制第一魔祖本人的行動力,但是那么巨型的魔羧方舟與被魔祖奪去的極道幻器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靠近青龍之壁。

    在這種情況下,除非“先天”能先將人族守軍屠殺近半,否則人族與魔族雙方一定是陷入膠著的苦戰。

    看著完整的青龍之壁,“先天”臉頰上的怒氣壓不住地竄起!

    他高高挑著長眉,任風暴卷著咸腥海水打濕自己的衣衫長發。駐足站立在海溝前半晌。

    極丟面子,特別是看到九嬰,玄武,龍皇叔以及它們的契約主通通保持鼎盛的戰威,心中忌憚青龍之壁內還隱藏什么莫里斯的秘法,幾個心思回轉的第一魔祖,終于放棄第二次獨自攻擊青龍之壁的打算,黑著臉朝魔族陣營回歸。

    看到“先天”陰沉的雙頰,魔族強者們紛紛面露苦意,有的甚至情不自禁倒退百米,生怕他們無所不能的“神”又一次以吞噬魔眾的生機來發泄自己心中怒火。

    魔祖此時的確是在發泄,他每踏出一步,天空中就出現一片空氣龜裂的痕跡。

    仿佛在他足下,任何物質都如玻璃般輕盈脆弱。

    他那飄渺而寬大的墨色衣衫獵獵融于風中,身上散發出的殺氣令所有人都感覺到腳下寒意不斷冒起!

    一個轉身,天地間突然張息起極為濃郁的黑暗魔息,可以看到那些蜿蜒變幻的魔息很快便在半空中凝結成一尊巨大的黑暗王座,而“先天”踏足其上,雙手平放于魔息翻滾的扶手之上,他那蠱惑人心的低沉嗓音在天地間回蕩。

    “全體,出戰!”

    沒有再殺戮自己的同族,第一魔祖要把魔族所有力量都推進到人族陣營內部,把那些該死的螻蟻通通碾滅,他才能夠用魔羧方舟和極道幻器的力量敲碎青龍之壁!

    “最后的決戰了!”

    血十三目露凝重,他與妖嬈,龍覺,阿斯蘭特,夜行者等涅大能矗立在人族戰線的最前端,此時所有人都祭出了自己最強的幻器,召喚著自己最信賴的戰獸。

    成敗在此一瞬,天空與魔海都在微微悸動,無法預知此戰之后初元世界的光景。

    生或死?

    這個問題早被妖嬈拋諸于腦后,像她一樣,堅定地鎮守在此的人族強者們通通都心懷一個執念。

    不可讓惡魔,將災難荼毒這片養育他們的美好家園!

    “最后的決戰啊!好刺激!”

    有年輕戰者摩拳擦掌,雖然早已經傷痕累累。

    “老骨頭,拼了!”

    世家家主們紛紛放下自己身價,與尋常戰神,隱世的散修們混在一起,他們有的蓬頭垢面,有的衣衫不整甚至重傷在身。

    眾人身旁的巨獸們發出難以忍耐的吞咽聲,眾人手中的幻器發出渴血的錚鳴聲,雖然大家都沒有信誓旦旦地咆哮助威,但是妖嬈仿佛在這一刻聽到了一股力量緊緊凝聚在一起的聲響!

    無論強弱,無論陣營,無論光暗……人族勢力擰成繩的心聲!

    “這就是天機前輩算出的生機?人心的力量?”

    妖嬈眉頭一挑,心中其實還沒放下天機老人那場結局朦朧的卜算。

    難道那神秘的天算宗師最后的意思在于人心的凝聚?

    妖嬈此時只能這樣猜測,卻依舊無法篤定,不過她也沒有那么多精力和時間去糾結一直縈繞在她心中的那句卜算結果,因為此時“先天”身旁的魔皇們已經紛紛開始行動!

    “為王而戰!”依舊是那句簡單而氣勢不凡的口號!

    以沙啞的魔族嗓音吼出,更讓人覺得高傲而不可一世!

    無數魔族強者從“先天”的王座旁一涌而出,揮舞著刃口染血的武器,手捏著威力強大的幻技。

    “吼吼吼!”

    “去死吧!魔族垃圾!”

    人族戰士們也不服輸地震動幻器,駕馭戰獸魚躍而出,遠遠看去就像是兩股色彩不同卻氣勢不分伯仲的狂浪瘋狂地相互沖擊在一起。

    在交鋒的剎那,已經有萬丈血光濺出!

    只不過讓所有人都沒有預想到的是,當這混戰剛開始不久,魔族“為王而戰!”的口號聲下就夾雜起微弱的異響:

    “自由與吾魂同在!”

    居然還能聽到這句神諭箴言。

    一個手持比身體還高的魔刀的魔族戰士突然腳步一頓,在堪堪經過“先天”身側的同時以快得與他身材完全不匹配的速度回馬一刀,徑直向著端坐于王座上的魔祖斬去!

    除了翼妖與希多城主外的第三個神諭出現!

    “先天”完全沒有預料到有此驚變,頓時怒火從雙眸中直接爆發出來!

    垃圾也敢傷他?!

    那恐怖的瞳力,先是毫不猶豫地震碎了偷襲者手里的魔刀,而后魔刀的碎片與瞳力余威又很快地將那高大魔族戰士在天空中凌遲成血末。

    第三個神諭的偷襲自然失敗。

    當魔族戰士手臂骨肉中埋藏著的紫色水晶從血污中分離的那個剎那,“先天”的眼皮不由自主地劇烈痙攣起來!

    這些雕蟲小技的暗襲自然無法傷他毛皮,可是從魔族內部發生的反叛,可是他絕對不能容忍的事情!

    一件又一件變故,挑釁著第一魔祖神經可以承受的極限!

    “反了你們!”

    從來沒有如此頭痛,難道是自己被封印太久,整個魔族都悄悄地脫離了自己的掌控?

    回想當年在末日之戰甚至在母星御世時,哪有低賤的下人敢對自己亮出刀鋒?

    騰地從王座上站起,“先天”怒不可遏,他的黑暗王座旁立即爆發出一聲又一聲巨響,方圓百里內的空氣劇烈騷動,壓縮又坍塌,而恐怖的空氣風暴則直接野蠻地撕裂了無數魔族戰士的身體!

    因為魔祖亦分辨不出誰是神諭,所以將近身者通通絞殺!

    結果無辜慘死的倒有數以千計,可是那刺眼的紫水晶卻再沒現身一枚……

    “廢物!”

    從浮動在半空中的血霧與肢體碎片中掃視而過,并沒有發現隱藏于魔眾內的第四個神諭,“先天”憤怒地啐起口水。

    而咸腥的血氣,如迷霧一般籠罩著“先天”的身影與他那漆黑的王座。

    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心中的“神”為了找出背叛者,居然如此慘無人道地屠殺同族。此時的魔族參戰者們簡直心涼如水。

    他們紛紛遠離第一魔祖的王座,卻無論如何都無法忘記染紅自己雙眸的赤紅!

    只有為數不多的幾位上層魔族長老才敢此時靠近黑暗王座,左顧右盼防備其它神諭者對“先天”的偷襲。

    縱然任何涅都無法像翼妖那樣重傷“先天”神體,但魔族內部出現分裂,特別是在這樣關鍵的戰時,著時讓魔族顏面無光。

    “有種你們這些背叛者就通通給老子滾出來!”

    一位威壓強大的魔皇瘋狂吼叫,只不過一直隱藏在暗處生存的神諭者們又豈會因為這樣低級的挑釁而暴露自己的身份?!

    正當數位保護“先天”的魔皇們將自己的視線向魔眾間來回掃視之際,突然有一位年長的魔皇爆起,揮出一計凌厲的攻擊,直擊“先天”眉心!

    “我在這里!”

    老魔皇的嘯聲與他身體撕裂的脆響幾乎同時響起,任何魔皇都沒能力阻止他的偷襲,只有第一魔祖自己在最后一刻反應過來,親手將又一個背叛者抹殺!

    從第四個神諭者的出現到死亡不過一瞬間,他被撕開的手臂處又出現一枚染血紫水晶。

    變故來得實在是太快,在老魔皇的血迸了“先天”一臉的同時,他的眉心也突兀地出現了一道赤紅的血痕……

    又一次,受傷了。

    看著屬于魔祖的血自眉心流下,所有魔族強者通通睚眥欲裂,所有人族大能則瞠目結舌。

    這混戰才開始,魔族內斗就已經演變得如此精彩,看來世事無常這句話還真沒有說錯!

    “啊啊啊啊!你們都別想活!”

    “先天”拍案而起,座下的黑暗王座直接在他的掌風中四分五裂!那些激昂的碎片于天空中狂舞,不知道直接穿透了多少魔族戰士的胸膛……

    “滾!”

    怒目掃向圍繞于自己身側的魔皇們,第一魔祖終于明白反對自己的勢力已經入侵到魔族的最內部。

    在“先天”的眼威之下,忠心的魔皇們噤若寒蟬,有的直接嘴角溢血,顯然是受到了魔祖之威的反噬。

    現在第一魔祖已經完全拋棄對任何人的信賴,反正他的實力已經足以令他縱橫天下。

    “我……我們……”

    口角溢血的魔皇們無力辯解,他們在內心深處詛咒該死的背叛者,可是與此同時,誰也無法向盛怒之下的第一魔祖證明自己的清白!

    “我已經不需要你們了!”

    “先天”一把抹掉流淌在眉間的鮮血,準備以自己的方式結束這場鬧劇。

    一股強大的魔魂自他頭頂騰起,瞬間化為無數漆黑的天魔星,以完全無法阻攔之勢一枚枚烙印在最強大的魔皇們左胸之上!

    嘭嘭嘭嘭!

    一時之間魔族陣營內只彌漫這種邪惡的肉響聲。

    今天又要去產檢了。小毛天天在肚皮里掃腿相當蕩漾…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真人游戏有哪些好玩的